目前分類:紫色泡泡-床邊細語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海風輕吹,這是靠南的一個海邊;最靠近太陽的夏天。

堤岸上,我,一個人點著菸。


『早知道是這樣 如夢一場 我又何必把淚都鎖在自己的眼眶』

那人唱著,是海邊常見的那種走唱歌手,兩片CD一百元。

 

回頭,但不打算起身;這個位置剛好。

他輕輕的聲音似呢喃 恩 剛好;

 

曾經

有過的那段炙熱,順著海風,混合了一點鹹味

在這個夏夜,這個男孩,成了吟遊詩人

撥動吉他弦的力道

剛好的 足夠掀開回憶的垂簾。

---

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足夠封印了這些年執著的不離不棄,

偶爾,還有眼淚會在眼眶打轉,卻倔降的再也不願意落下。

就像那時,用盡最後的氣力說出的那句我愛你,成了瓶中信。

多年後,只剩潮汐 願意傾聽。

還記得,有個朋友曾送了一本幾米的書給我,

月亮忘記了。

 

"看見的,看不見了。

 夏風輕輕吹過,在瞬間消失無蹤,

 記住的,遺忘了。

 只留下一地微微晃動的迷離樹影......

 

開頭,它是這麼說的。

是不是,我們也像這樣?

後來的結局,以為會記住的,卻通通的忘記了。

親愛的,多麼遙遠卻熟悉的親暱,

你曾經,是多麼溫柔的如此喊著我。

卻在那故事的最後,在電話鈴聲響起時,

成了我手機裡 另一個人的顯示標題。


算了,不提了。

 

"記住的,是不是永遠不會消失?

 我守護如泡沫般脆弱的夢境,

 快樂才剛開始,悲傷卻早已潛伏而來。"

 

捻熄了菸,這男孩在收譜了。

夜已經深了,回家,有誰在等他?

用床邊故事般的輕柔聲音,唱著別人的故事,

會不會,你也正唱著你忘不掉的回憶?

我走上前,投了一百塊錢,拿起兩片CD

謝謝。

這陽光般的燦笑,已經被我塵封在多麼深處了?

『能不能,我再投一百 你再為我唱一次那首歌?』我說

『不用投啦!你想聽哪首?不過夜深了,我不插電喔!』他翻開譜

夢一場

 

"我們都曾經寂寞而給對方承諾 我們都因為折磨而厭倦了生活

 只是這樣的日子 同樣的方式還要多久

 我們改變了態度而接納了對方 我們委屈了自己成全誰的夢想

 只是這樣的日子 還剩下多少已不重要

 時常想起過去的溫存 它讓我在夜裡不會冷

 你說一個人的美麗是認真 兩個人能在一起是緣份

 早知道是這樣 像夢一場 我再不會把愛都放在同一個地方

 我能原諒 你的荒唐 荒唐的是我沒有辦法遺忘


 早知道是這樣 如夢一場 我又何必把淚都鎖在自己的眼眶

 讓你去瘋 讓你去狂 讓你在沒有我的地方堅強

 讓我在沒有你的地方療傷"

 

『謝謝』我說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該清醒的夢一場。

空曠的海,留不住他輕柔的迴音,

卻有片片浪花還在合奏。

 

離開的時候,

我落了一些東西在你那裏,忘了帶走。

一個人的幸福、一份愛的執著、

和我的 溫柔

 


你 能發現嗎?


會否?

 

"看不見的,看見了。

 夏風輕輕吹過,草叢樹葉翩舞飛揚。

 遺忘的,記住了

 烏雲漸漸散去,一道柔和的月光灑落窗前........."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好久好久的以前,我,愛過一個男孩。
 


炎熱的仲夏,煩躁的事情一波接一波而來,就在忙到一個焦頭爛額之際...

"登~登"MSN上線的聲音打斷了我專注的情緒。 

 也許,不是那該死的上線聲音打斷我,而是那熟悉卻遙遠的暱稱... 

"狸小路"。 

你好嗎? 好久不見? 還是...
 

" 嗨 " 我說。

 "^^" 你迅速的回給我一個久違的笑臉。 

 

我想,我是太開心了,一種久別重逢的感覺。 

好像有一點點陌生了,對話中的默契卻始終沒有改變。 

天知道,我這句好久不見都快等到發霉了。

  

轉轉場景, 

回到了下著雨的那一年,煩躁的空氣瞬間平息了 

一切,彷彿都從這一秒而溫柔了起來 

突然明白了, 

那曾經的轟轟烈烈,其實是為了此刻的回憶而存在。


 

好平靜,好安心 

就像你那年的PPT,帶我逛遍了最美的雪景

就像我那年的日記,記錄了曾經的刻骨銘心

 那年,彷彿為雨而生的你,總是灰藍,總是鬱鬱

 那年的我,為了你,細細縫下的晴天娃娃多麼真心


 "晴天娃娃呢?" 

"在窗前阿!變黑色的了..." 

"你還留著啊?" 

"對阿!它曬黑了~ "

 

然後,我笑了。

 


時間很快速的移轉了那時候的我們。 

現在的你,有了一個長伴多年的她, 

照片裡的笑容那麼的美麗,就連我,看了也不自覺的替你開心。 

現在的我,有了一個長伴多年的他,

 雖然偶爾會鬥氣,但那曾經為你而演奏的夢中婚禮,

 慢慢的,也快要披上真實的嫁衣。

 

 一切,是重新回憶。 

才發現, 

一切,真的已經過去。

 

就像那首"後來"的歌詞 

你都如何回憶我 帶著笑或是很沉默

這些年來 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 

後來 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

永遠不會再重來 有一個女孩 愛過那個男孩

 

 晴天娃娃終於盡完了它的職責,曬黑了自己

也終於讓你總是鬱鬱的天空,學會了放晴

   

※ 我們沒有在一起至少還像朋友一樣 遠遠的關心 其實更長 ※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從前有個國王宴請他最鍾愛的公主,

有個士兵在一旁站崗,看到美麗的公主經過他面前。

士兵被公主那纖細柔美的身體和平靜安詳的氣質深深地吸引,他一下子便愛上了公主。

但卑微的士兵,怎配的上國王的女兒呢?

可是士兵對公主一見傾心,於是鼓足勇氣向公主表白了自己的愛。

公主說:『假如你在我的窗下,等待一百個日日夜夜,我便屬於你的。』

於是,痴心的士兵便日日夜夜在公主的窗下等待,

不管颳風也好,下雨也好,他總是待在窗下等待公主的承諾。

野狗在士兵腿上灑尿,烏鴉在士兵頭上拉屎,

無論雨雪風霜,他動也不動,每天緊站在窗下。

公主每晚往外看。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士兵越來越憔悴,也越來越瘦弱,

他變得完全蒼白、生病、枯槁,淚水從臉上流下來。

他已經支撐不住了,甚至連睡覺的力氣都沒有了。

最後,在第九十九天的晚上,士兵站了起來,提起椅子,走了。」 


故事轉至 http://tw.myblog.yahoo.com/jw!l6wwBsyGERneYmRzoXnqyD0JCD4-/article?mid=4865 




一份愛可以等多久?

一份真心又可以拿多少青春消耗?

愛了、痛了、盡力了...

該還清的是這一切恩怨情愁;該釐清的是這一切繾捲糾纏。

很多話想說...


                『感動不是愛。』




哽到喉嚨 只有這句你要懂






       『這就是結局。不要問我為什麼,你想出來,就告訴我……』


               有時候放棄筆等待更需要勇氣...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2 Fri 2009 05:15
  • 定位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有過一套粉色的芭蕾舞衣。

那時的拉筋與墊腳,到現在都還隱約的有印象。

只是長大了、變胖了、筋硬了,

所以,那曾經的美,也就被收藏了。

被,

   遺忘了。

 

直到那天跟一位久違的朋友聊起來,

回憶才又慢慢的被勾起,曾經多麼快樂的時光。






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學會過芭蕾的旋轉。

每當踏起,不是會暈頭,就是會跌傷。

總是找不到一個真正可以完成的方法。

所以,放棄了那曾經燦爛的劇碼。



漸漸的長大,那短暫的習舞時光早就已經被沖淡到泛黃。

取而代之的,是生活上的匆忙和不停面對的困難,


                         抵抗。




才發現,原來那舞蹈中所謂的劇碼,也跟現實的人生一樣。

簡單的舞步,依舊輕鬆的舞的優雅,

然而面對那惱人的旋轉...卻還是害怕。

總是記得的,還是那如何的跌傷。

 

然後你出現了,輕輕的拉起了我。

『你可以的』你說

 

『跳芭蕾的人需要鎖定一個定點旋轉,才不會在台上跌倒。』

 

看著你的眼神,輕旋步伐...

是的,我行的。

竟意外的發現,我真能轉的如此優雅。

看著你的微笑,我多麼慶幸自己能為你而漂亮。




突如其來的音樂嘎然,一塊黑布從眼前蓋上。




你在哪?



失去定點的我,再次狼狽的跌在舞台上。

跌在,什麼都看不見的地方。

然後想起了,曾經的痛苦,曾經的徬徨...

到底為了什麼而舞?



很抱歉...

我曾如此的倔將,

以為沒有了定點,還能驕傲的轉成優雅。

直到那曾有的恐懼襲捲...

才發現,原來自己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堅強。



聽見了你的聲音在呼喚,我知道你在。

可是,在什麼地方?

胡亂的衝撞,搗亂了佈景、跌傷了腳踝...

沒有了方向,失了

           優雅。



誰來拉我一把?





『到底怎麼了?』黑暗中,傳來你的聲音。

『我不知道,我很害怕』抓緊自己,黑暗,總讓人迷茫。

握住我的手,你說『我一直都在,別怕。』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低泣著我

『回到最原始的妳吧!』你說

輕輕的,黑布被解下。



『再試一次嗎?』旁觀者問

還能跳嗎?

我迷茫。





『過去的,都讓它過去了,好嗎?』你說

『過去的都過去了,不要再想了,對嗎?』我問

你點點頭。



這就夠了,我只是想要一個肯定而已。

我只是希望在自己懷疑自己的同時,看得見目標而已。





原來黑布,不是突然蓋下來的。

原來黑布,一直緊繫在我的身上。

原來黑布,是那一直捉緊不放的舊傷。

 

『還敢嗎?』


為什麼不敢?

挺直了腰,墊起了腳。

我都忘了你是我的幸福導航... 為什麼要怕?

將所有的一切放成中軸線,望著你,

還是有點擔心...


         再勇敢一下。




親愛的,我不怕未來的舞步有多麼困難。

也不怕未來的劇本會有多麼的刁鑽。

只要你別離開,

只要我的定位點一直都在。

我相信,我一定可以舞出一場精彩。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09年04月29日





- 屬於我的B612星球之旅 -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一輩子都用來羨慕,那你的人生,會不會太悲哀了?


小時候,我羨慕著同學手上的棒棒糖和每天的零用錢。

因為,我總是忘記注意到自己每天回家的點心是媽媽貼心的準備。

因為,我總是忽略了,那些好像很有錢的同學,其實都一個人面對天黑。

小時候,我羨慕著同學們總是有換不完的新衣服和裝飾品能打扮。

因為,我總是忘記注意到當時的自己是多麼的純潔不受汙染。

因為,我總是忽略了,那太早接受奢華薰陶的人們,已漸漸忘記了平凡。

一直到 出外過生活,零錢變成了鈔票,卻吃不到那下課後的美味...

一直到 可以隨心所欲的裝扮自己...

卻開始懷念那橘黃色的小帽子,和藍白色制服的甜美。

才發現,原來當時的一切是多麼的純善和完美;可偏偏錯過的,都只能剩下回味。

 

還羨慕什麼呢?

要錯過多少次,才會懂的知足的幸福有多麼的珍貴?

 

妳說:『妳好好喔,妳男朋友對妳好貼心!』

輕輕的笑著:『對阿,我很幸福。』

妳說:『阿...是我就好了。』

沉默著。

你知道,我的幸福怎麼來的嗎? 2年,痛過、哭過、煎熬過。

跌了多少次跤,甚至放棄了全世界只為了期盼他的一個微笑。

用了心的執著,專心的愛到連天都不忍心反對了...

播下的種子,才好不容易的結實累累。

 

用眼淚灌溉成的美麗花園,妳懂得箇中滋味嗎?


妳說 花很美。  謝謝,我願意摘下一朵與妳分享。

妳說 妳也想要擁有一片花園,卻不願意花費時間。

妳說 妳要的不多,就算只是一朵花的盛開也好。

 

妳還不懂嗎?

花的嬌嫩美在盛開,而為什麼盛開? 靠的全是悉心灌溉。

不願意放心,連種子的萌芽都會夭折,更別談花的綻放了。


得到多少,全憑妳付出了多少。

沒有付出,就算得到了0.1的回報,那也都是妳多得的。

人生的劇本由你決定。

別人的劇本,只能參考。


但願有天你會懂,握在手中而能滿足的,就是幸福。

但願有天,妳會改變。

別人的東西再美好,都不是屬於妳的。

想要嗎?

就付出同等的心力去獲取吧!




我很幸福,因為我心安理得。

我很幸福,因為我用了心去珍惜。

所以我知足。


這是我學了好久才悟出的道理... 但願有一天妳也能做到。

不要浪費了,才來對我說... 原來,我早就已經得到。





我很好命嗎?

或許。

因為,我已經滿足。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7 Tue 2009 20:15
  • 長大


翻起國小的畢業冊,有多少的人現在還會記得?

那條曾經穿越的小巷子,又有多久沒有再去探險了?

好久了,久到,什麼都不記得了。


年年盛開的鳳凰阿,你還記得我嗎?

當年,你也是這樣隨著清風揮手,像我告別的,不是嗎?

或者,你也已經遺忘了,那默默無名的我呢?




最近,我喜歡把自己裝扮成小一號的年齡層。

也不知道為什麼,青春,好像就這麼被蹉跎著。

還以為自己年紀小,還以為自己還有玩樂的本錢。

可是,再也回不去的... 卻是當時極欲長大的童年。


『 從仰角看到的世界比較偉大、比較壯觀;

  當視線水平了,看到的世界反而比較真實;缺點,也一覽無遺。』 

- 光陰的故事/茜茜

或許吧。

有誰會料到,小時後嚮往大人的世界... 竟然有這麼多的不堪和醜陋。

可是,真的醜陋嗎? 或者,這只是它本來的樣貌。

只是現在,自以為長大了、成熟了

所以,對這樣的一切,再也無法輕易的忽視了。

 

看不見的,總是完美的;聽不見的,總是美妙的。

錯過的,總是最浪漫的;失去的,又總是自己最愛的。

因為夢到手了,所以再也不美妙了。

 

是這樣的嗎? 就像我現在在懷念的童年...  一樣吧。




現在的我,到底能做到多少? 對未來,我到底又能滿足多少?

也許,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也許,明天我的人生就突然完結了...

現在的我,還擁有著什麼呢? 現在的我,還有什麼遺憾呢?

 

我真的好討厭聽到別人的後悔。

後悔什麼呢? 早知道又能怎樣呢?

為什麼,要在幽黯的房間裡泣訴著自己的不夠珍惜?

為什麼,在最幸福的時刻,想到的都是自由的意義?

為什麼,不願意檢討自己,卻只想到別人如何讓你委屈?

為什麼... 我不再包容了呢?

為什麼... 我開始厭倦了呢?

 

遺憾可以美,因為沒有錯;

後悔會很痛,因為犯了錯。

 

真的好討厭... 

可不可以,不要跟我說你後悔?






還想改變什麼呢?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運,不是嗎?

對阿,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只是,我真的好想告訴你... 不要讓自己後悔,好嗎?

逃避,永遠解決不了事情的。


『 命運呢,就像撞球一樣。沒有經過一番的碰撞就進袋的球,

 是不算分的、犯規的。 』

- 光陰的故事/毅源



這是你的人生,你該學會自己長大。

當你跌倒了、哭著找我,我能給的永遠只有衛生紙...

我,沒有辦法幫你痛。

你應該要學會自己跨越障礙,而不是一直在尋找一個肩膀依靠。



什麼是堅強?

不是坐在地上咬牙不哭的人,而是那個擦乾眼淚再站起來的人。



就算以前多辛苦又怎麼樣? 就算以前再挫折又怎麼樣?

就算有不良的背景又能怎麼樣?

這是你的人生。

你該為自己寫一個完美的劇本。

可不可以,不要再讓痛苦的過去牽絆著你的每個這一刻?

否則,你以後回想的過去,永遠都沒有快樂。



『 你以前習慣命苦,以後你會習慣幸福的 』

- 光陰的故事/馮媽



請你收起那些會讓你原地踏步的無聊藉口。

請你,勇敢的往前走。

請你放下那堆無聊的自卑感和幼稚的行為。

請你,為自己驕傲一次。

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是不變的,只有變好或變壞而已。

你該慶幸,不管再怎麼改變,

在這個世界上你永遠都是獨一無二。

 

我想長大,我想進步。

你 願意一起嗎?

 

不要再埋怨和比較誰比誰好,能選擇...

就比那些什麼都沒有的人還要好。

 

該長大了。 已經不再是拉著媽媽要糖吃的年紀了。

該長大了。 總有一天,你也得扛起一個家。


所以,


不要再問我:你該怎麼做?

請你問問自己:你還能做什麼。

也不要再問我:值不值得?

只要問你自己:甘不甘願?


問心無愧,就不會後悔。



『幸福是什麼? 是圓的還是扁的? 其實,不是圓的也不是扁的...

 你手上如果拿到的是扁的,心裡想的是圓的那是不幸福的。

 一樣呀...

 如果,你手上拿的是圓的心裡想的的是扁的 那也是不幸福的。

 所以,不管你拿到的是圓的還是扁的,

只要,你手上拿到的那東西,越看越喜歡,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

- 光陰的故事/孫媽




請你記住,

所謂的幸福 不過只是一種

『心安理得』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如果有一天,上帝讓你有選擇權,

你可以隨意的變成任何你想要的人、動物、東西...

你想變成什麼?


"我想變成魚。"他說

微笑靜聽,是自由嗎? 還是為了那常人無法看見的美景?

"那妳呢?"他問


我嗎?



"我想變成水"




是的,我想變成水。 

我想像水一樣清澈、透明,更想像水一般的平靜。

無論那水底有多大的漩渦,多殘忍的生物。

從水平面上看去,永遠都是如此安靜的像鏡面般寧靜。


"那是什麼水啊?"他問


都好。 只要是水,無論是海水、湖水,

亦或是...你杯裡的水。




我想變成海水。

當我是海水,我就可以靜心的包容一切。

當我是海水,我就可以溫柔的收容那漸漸沉落的橘紅。

當我是海水,我就可以恣意的仰望那片星空。

當我是海水的時候,我就能夠擁有很多很多。

但同時,也是別人最不能靠近的時候。

它看起來是如此的廣大寬容,實際上卻是如此的暗潮洶擁...

若你願意只在沙灘上觀賞,那麼,它或許願意為你帶來那最美的貝殼。

若你執意探索,那麼你可能就將被那殘酷的浪花吞沒...



我也想變成湖水。

當我是湖水,我就可以享受那優雅的翠綠和那輕脆的鳥鳴。

當我是湖水,我就可以平靜的隱身在山林的幽靜之中。

當我是湖水,我就可以溫柔的與那風兒輕舞一場漣漪。

當我是湖水的時候,也許一切都不屬於我,環境卻會依舊的擁抱著我。

而這時候,就是最幸福的時候。

也許會有幾名探險家的意外發現,來這尋找一些美的意義。

也許會有幾名學生來這裡佇營休憩,那麼我會用微笑歡迎。

是如此的優雅與平靜,是如此的安寧與靜心。

縱然沒有真實擁有,卻是如此的被圈圍在美好之中。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想變成你杯裡的水。

也許我想,因為這樣就能與你溶成一體;也許我想,因為你隨時都需要把我記起。

也許不想,因為遲早會被蒸發消散死去;也許不想,因為食之無味棄之卻又不行。

當我是你杯裡的水,我就可以供給你所需要的東西。

當我是你杯裡的水,你會不會要夠了就將我捨棄?




也許,我是意外流進湖泊的海水。

歷經淨化後,被身為探險家的你輕輕帶回。

然後將冰冷的我倒進飲水機裡用力煮沸...

直到我忘記了自己最原始的定位,還自以為的相信那美麗的杯子就是全世界。

然後被你遺忘了,冷卻了...或許,又染上了一層灰。

直到順著下水道消失時,才會懷念起那最原始的美......




"感覺很難過。"他說




怎麼會?

它只是一個故事的循環,只是一場因果的輪迴。

而我,終究不是水。

雖然我不能擁有所有美好,也不能被一切擁有。

但至少,我會是那為你斟水、為你熬湯的女孩。

我會是那陪在你身邊,一起看海、一起旅行的女孩。

這樣就好了。 這樣就夠了。




親愛的,你說的話很甜、很美。

縱然,我不知道它成真的機率有多少。

但真的,已經美好。

生日快樂的願望,流星雨的浪漫;聖誕節的預約,還有那未來的完美。

我帶你去的旅行,為你寫的故事;穩重氣質的襯衫,吉他奏起的旋律。

這就是我們的幸福了,不是嗎?

就這樣一直下去歐...

 

福禍相連。

當福份超過所能承受的量時,便會成禍。

 

所以,一點點、一點點的不敢要求太多。

幸福,是當你知足後才成立的東西。


如果路真的太難走,就閉上眼睛吧...

用心走路,就不會迷失,因為你會聽到很多聽不到的聲音。



很多事情,當你不知道的時候,其實已經知道了。

                         /山豬、飛鼠、撒可努

 






※寂寞? 也許只不過是想要一個擁抱、一點溫暖而已※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段時間的經歷,我想,我學習了很多。

迷了路,卻看見了太美的風景...

但是玩夠了,總還是要記得回家的。


弦外之音很誘人,但別忘了主旋律才是真正的出色。



輕輕的為你奏起音樂,縱然不完美,卻總是真心誠意。

擁著我『妳今天好漂亮』在我的耳邊,你輕輕的說著。

這是第二次,你主動的誇獎我。

我是真的知足了。

不敢要求太多... 當福分超過所能承受的量,便會成禍。

所以別貪心了。

很多東西,當時間點不對了,就不對了。

你的簡訊,是多麼的溫柔。

山上的風很強,很冷。

沒有了你幫我擋風,我想念你身上專屬於我的缺口。

流星雨很美很感動,卻都比不上那句"越來越愛妳的老公"來的動容。



突然體會了你的不得已,或許,這就是一種學習。

有些事情真的沒有所謂對錯的問題。




這風景,真的很美麗;這空氣,溫柔的很清晰。

這一切的一切被珍惜,都讓我流連的忘了些東西...

直到那陣陣炊煙的襲來...

我會記得,有個家的美麗;我會記得,你承諾過的旅行。

我會記得,那每一篇為你華麗的日記。

我會記得,那香味的甜膩;我會記得,那撥動心弦的琴音。

我會記得,那被如此珍視的存在意義。



忘了些什麼,就應該快點記起。



快樂王子就算失去了一切也不孤獨,

因為小燕子就算到了天國,卻依舊執著停留在他身邊。




快樂王子嗎?

        ...... 謝謝,我記起來了。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些地方 去過了         就好

         有些心情 滿足了         就好

         有些幸福 擁抱了         就好
         
         有些 人 離開了         就好

         有些回憶 美過了         就好



         就像那燦爛的流星雨...  看過了  就好




         我是如此的平凡

         所以 夢

         做過了




                  就好






※ 有些快樂 是終究得回家的旅行 ※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喜歡聽故事,也喜歡寫故事。

他說:可是你的文章怎麼總是充滿遺憾呢?

遺憾嗎? 或許 這只是一種很深沉很深沉的寂寞吧?

人生要怎麼樣才能完整?

格林的童話在灰姑娘套上玻璃鞋的那一刻完美,

伊索的寓言在那條驢子終算領悟的那一刻完結。

那我呢?

有故事的人生,或許就不會那麼的乏善可陳。

至於遺憾...  就先放著吧。

那或許只是某個章節的插曲,只是一個開頭的序論...

預言的開端,會以什麼樣的收尾結束呢?

我不知道,所以只好讓他慢慢沉澱...

 

今天,聽到了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個什麼都不缺的男人,邂逅了一位女孩。

但可惜,他們沒有緣份。

於是,那男人便向上蒼祈求;而上蒼也回應了他。

祂說:只要你付出你的所有,並修行五百年,你們就會有緣。

男人答應之後便開始了五百年的修行。

這五百年內,男人變成了一顆石頭,日日夜夜的守候。

五百年的期限一到,那女孩終於出現了,

不過,對他卻只是匆匆一瞥的經過。

上蒼問:你滿意了嗎?

五百年的石頭,怎麼可能滿足於驚鴻一瞥的匆匆?

於是,他又繼續了五百年的等候。

這五百年,他變成的石頭被開採成了一座橋,風吹、日曬、雨淋。

終於,那女孩又出現了。她矗立橋上,扶著橋身凝望遠處後,又離開了。

上蒼又問:這次的緣分,你滿意了嗎?

一千年了,只有這樣的輕輕觸碰,你甘心嗎?

接下來的五百年,他化作一棵大樹,而她剛好,走到樹下乘涼。

當烈日一落,她感激的抱抱大樹後轉身就走......

上蒼總是這樣的悲憫,給了我們一遍又一遍的機會練習失去...

"你滿意了嗎?"祂說

還能有多少個五百年可以揮霍? 為人時,他是多麼的自由...

如今卻為了一個緣份,花上了一千五百年的孤寂在等候。

執著什麼?

"夠了,這樣的緣分已經滿足。不該強求,否則只會浪費更多光陰罷了。"

上蒼憐憫的讓他再次為人...

"恭喜你,終於想通了。因為有一個人,已經為你花了兩千年來等候......"


不知道為什麼,聽完這個故事,我卻有一種好深沉的悲傷。

坐在角落,我抱住自己...好濃、好濃的寂寞。

是什麼樣的執著,讓人願意不離不棄的化成頑石逗留?

是什麼樣的緣份,讓人願意典當所有的用千年來修行?

而我,是否也已經為了一個人將千百年的孤寂忍受?

是否,也有一個人為了我而千百年的逗留?

遺憾嗎? 或許吧,沒有緣份的等候。

 

一個遺憾的結束,卻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該歡欣還是該悲泣?

如果沒有失去的頓悟,怎麼會懂的擁有的滿足?

遺憾,只是為了讓下一個故事更完善;遺憾,只是為了讓這個故事刻骨銘心。

而寂寞,只是卡在兩者之間,一種放下的安靜交雜著一種驚訝的窘迫。


翻開歷年的日記,看見字裡行間的真情和眼淚,

不管經過了多少年,記憶總是沒有被輕易的風化。

依稀還能感覺到當時的心痛,還能感受到當時的悲傷......

只是,那時愛著的,都已經漸漸的昇華。

起身站到鏡子前,慢慢的,將自己歸零。

也許,這就是世人認定的多愁善感;或者,是大家都不同意的悲觀。

人生,總是有太多的錯過,如果真的不捨,就輕輕的哼首離歌吧!

為逝去的一切舉行一場神聖的告別式。


然後,繼續向前走。

 

過去的回憶,只剩感激;現在的一切,我練習珍惜。

也許有些故事真的只能以遺憾來收尾,

也許有些故事註定成為生命中的極短篇...

那就這樣吧!

讓它,化成生命中最美麗的小品,

把這本未劇終的劇本

          點綴。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還記得那天的河堤,緊握著的雙手,仰望滿天的繁星。

『如果有一天,我們彼此不能再見面了,妳會怎麼辦?』他淡淡的問

看著他吐出的煙圈,輕輕的圈住了明月。

她說:『不管多遠,我一定會找到你。』

淡淡的笑,他喜歡她奮不顧身的傻氣。



當時間的齒輪絞心的轉動,而他,終究化成了墜落天際的流星……

她從不後悔,當初做了尋找的決定。



拿出珍藏的地圖,看見紅筆圈滿的地名。

然後打開珍藏的盒子,裡面是他旅遊各地寄回來的明信片。

她微微的笑了,每一個圈,每一張卡片,都是他從天涯海角寄回的想念。

她知道,就算他身楚異地,對她的關心,他從來不曾忘記。




第一張明信片,是西安的兵馬俑,那被黃土覆蓋的千年守候。

記得那年的夏天,她跟他起了爭執,為著他的不善表達,為著他的沉默寡言。

然後他學會了書寫,用她教的方法,練習表達。

『我知道自己很沉默,就像這兵馬俑一般,等待說不出口,只好用行動證明千年的守候。』




接著是一張北海道的雪景,冰凍的一切,無限的寧靜…還有一顆結滿雪花的樹正傲然的盛開著。

『在這裡,樹枝上美麗的花都被凍結的霜取代了,可是,這棵樹依舊不死,忍耐了整個冬季,不過是為了等待-那將重回的綺麗。』

他的字跡很深刻,很工整,每一個字,她都看見了他的專心。





然後又來到了某一年的春天,他到了羅馬,由當地的畫家,替他做了畫,化身

中古世紀的騎士。看似愚蠢,卻道盡了他,一直以來為她存在的目的。

他說:『如果有一天,我再不能為妳遮風擋雨,別忘了要堅強,失去保護的公主,得學會自己決定事情。』



那時的她堅定的相信,他絕不會輕易離去……




最後回到了墾丁,那是一張很美的海景,滿天的星火,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他說:『看到了嗎?天空中的恆星,將會是我給妳,一輩子的約定。』


回憶在眼中澎湃,然後模糊了他堅定的筆跡。

收起鐵盒,這是他為不能旅行的她留下的窩心,跟他的幻想旅行,只准開心。



今天的天空,依舊是滿天繁星。

她一個人坐在黃金海岸的岸邊,看著那煙火的綻放。

然後一顆流星滑過,落在她的手中。

輕輕張開,那是他為她圈成的圓,圈在她的無名指上,他履行承諾。



當時間一年一年的消磨,她始終相信,他只不過是到了極地旅行。

那裡沒有郵局,沒有畫家,所以,寄不回明信片。

當想念一天一天的蔓延,她說服自己相信,郵差很不盡責。

忘了替他傳遞思念,忘了,替她將他送回。



海潮聲依舊,他還會不會回來?

只有一曲奏不完的驪歌,永遠,不斷。





※ 我很想你,不想你離去,這是不管多久都不會改變的心意。
  當我無法面對這個世界的時候,你會給我什麼樣的鼓勵?
  累到無力總會,想吻你。現在,我好疲倦。真的,好想你。 ※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段時間內,真的很抱歉老是把你家當成避風港,

但是,你真的給了我好大的力量。

真的很謝謝你,總是這樣無悔的寵我、挺我。



面對這個世界,其實我一直都是猶豫的。猶豫著向前,擔心的後退。

可是你總是在我最沒信心的時候誇獎我,鼓勵我,給我最大的支持。

所以有勇氣了,所以不徬徨了。



我知道你覺得我傻,面對某些事總是輕易的失去理智,

為了某些人,我甚至失去了引以為傲的驕傲與自信。



可是老實說,我一點都不後悔。



你總責怪我,為什麼要為了一個渺小的事情放棄我努力好久的聰穎。

可是你知道嗎?

我很矛盾。

我的自尊不允許我當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嬌嬌女,

可是我的過去卻告訴我,當個什麼都會的女生最大的收穫,就是永遠的孤寂。

還記得嗎?

我總是因為知道太多,而失去被保護的權利。

那麼,你還怪我嗎?

怪我為什麼這麼愚蠢又義無反顧的放棄別人所期盼的一切。






我不想跟你吵架。

因為我知道你很擔心我,關心我,更知道你是真心的為我好。

所以我真的想好好的跟你說聲謝謝。



這樣的決定不管對或不對,我想為我的執著多努力一會。

可以再為我加油嗎?



對不起,我很自私。

可是,只有你真正的看見我偽裝下的一切,

所以,再繼續為我加油一下,可以嗎?


讓我在受傷的時候還有收容的地方……好嗎?


P.S 對你,對他,有些事情,暫時讓我繼續裝傻...可以嗎?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6 Mon 2006 23:06
  • 分類



忽然有這麼一個想法 — 想將在我生命中經過的男人做個分類。

一直以來,我只會對聰明的男人產生欣賞。
不是自我提高身價,只是渴望在瀏覽他們的過程中,獲得成長經驗。

首先,我想依照程度做個排列: (一) 死海型 (二) 湖泊型 (三) 大海型
(在其三大分類中的男人,多少都可以說是聰明的。)

(一) 死海型男人:博學多聞、死板生活

通常跟這種類型的人在一起,
吸收到的是他們的畢生所學 — 書上不變的知識。

這種人通常只會背書,不會應用。
就像死海一般,經年累月的堆積了似金的礦產,
可惜,等待別人開採的同時,它亦逐漸枯竭。

這種人當然也有優點,就是能讓採集者不需要買太多書,
自然就會將內容告訴你,好一點的,還會幫你畫好重點,事半功倍!


(二) 湖泊型男人:知識平庸,虛心且生活經驗豐富。

我個人比較偏愛這種型的男人。
水準平平,卻能與之同進退,一起尋求知識的樂趣。
又因生活經驗豐富,可以學習到許多備用技能。

就像湖泊般,澄澈見底,又能看見圍繞四周的風景蔥籠。

可惜,這種人通常平靜到了極點,悠游天地之間。
如果想要藉由他得到更好的生活,更多的名利......
我想,就這方面而言應該有所困難。


(三) 大海型男人:背景豐厚、學識淵博,不需靠近都可了解其生活之多采。

我想,這樣的男人大家都會愛吧?
背景豐厚不說,學識淵博又是好上加好。
有錢有閒又有知識,出國當消遣,天涯若彼鄰。

就像無邊的大海,
不需靠近,放眼腳邊,處處都有它所留下的驚奇。
可惜,只能遠觀,無以褻玩焉!

豐厚的背景是承受不起,學識淵博是無法融入,
不如在旁好好觀看那潮起潮落吧!
或許,偶然的機會,它會淹上你的足踝,為你留下一地燦爛。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上輩子到底作了什麼事?為何我現在的情路那麼難走?"
就寢之前,我不停的想著這個問題,想著想著,我睡著了...

"轟隆轟隆"耳邊想起了吵雜的戰火聲
"快走,快走"身旁一個年約25歲的女生拉著我離開。
快速的,我跟著她逃離了那個地方,躲到了一個籬笆後面。
"安靜點!!不要出聲"她說
無奈,我們的行蹤還是被發現了。
敵人拿著長槍從我的面前出現...
是他!?他的臉引出我的滿眶絕提。
他訝異的看見我,剎那間,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但是,我們之間的情愫在戰火蔓延的此刻,不能存在!!
他放下長槍,轉身離開。
他沒殺我!即使我們是敵人他依舊沒下手...
"快動手,妳現在不殺他,將來我們非死無疑!!"她拉著我說
慢慢的,兒女情懷已經被仇恨取代...
我拿起槍,扣下板機...
鮮血染紅我的眼,淚水和著回憶跟隨著他...倒下!!
他無悔的眼神,痛醒了我的理智。
我哭、我嚷...卻被她拖著離開!!

回到本部,我看見了巫師。
巫師也無奈的看著我。
"妳殺了他!!"巫師說
我點點頭
巫師拿起了魔杖變出了一個命運起伏的圖表給我看
"他是唯一願意用生命愛你的人,妳卻錯殺了他..."
過往的回憶重演,我和他從小一起長大。
只可惜我們的家人是不同的族群,自古自今都是宿敵。
我們牽手,我們的快樂...是我毀了它!!
我逃出本部,在曾和他深吻的瓜棚下痛哭失聲。

"醒醒押!!"
妹妹搖醒了在夢中痛哭的我。
那是夢嗎?為何如此真實?
那是夢嗎?為何如此痛心?
是過去嗎?為何如此熟悉?
他的臉,我忘不了。
他的無悔...讓我的抱歉已經來不及!!
管不了妹妹的關心...
停不住的淚水,停不了的道歉...
那個夢裡...我負他太多、太多...

如果我的祈禱實現,那真的是我的前身...
那今生的他,好嗎?
我想...夢中的我和他一定有各自的理由吧!!
但是,我是真的對不起他。
如果,那真是我的前身,我願意讓自己不得就贖來換回他的幸福。
我負他太深,太多...而他卻如此無悔!!
我不會再在乎為何我的情路如此坎坷...
因為我欠他的深情...
豈是一生悲情就償還的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