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深藍色泡泡-已沉澱的回憶 (4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過了好多天,終於做好了準備面對這最後的情節, 

畢竟,故事的最後總是該寫到那鮮血淋漓的片斷…



或許你會問:這不過是場戲劇,何須那麼認真? 

我想說,一個故事該怎麼感動人? 


無非是當作者融入了,演員融入了,所有的劇組人員都融入了…

其故事的感染力,才可以渲染了劇外那些有著相同默契的靈魂。


所以,投入了、瘋狂了。 


在這樣一場的幻想夢境,美麗的蒙太奇中 

,沉溺。
『如果愛被出賣 到最後 非賣品有什麼剩下?』



是的,裂痕終究還是發生了,在那樣的事件突然的發生之後,點燃了火花... 



"我今天一個人到台中公園" "為什麼?" "有點悶 想出去走走" 

"然後呢?" "有人把我當援交妹" 

"......妳穿怎樣?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情?"

"就...短裙 和少少的衣服..." "外套呢?" "沒帶..." 

"為什麼會沒帶?" "有點熱...就沒帶了" 

"妳難道不知道台中治安不好?連一點保護自己的意識都沒有嗎?"



他是擔心她的吧? 他要她好好照顧自己的吧?

甜甜的笑了,因為他的在意,她會好好照顧自己,

如此這般,她在心中默默承諾著......




卻怎麼也沒想到…




"本來,我以為我可以把那個祕密說出來了,看樣子,還要在等一段時間了"

"什麼祕密?"

"沒事,還不能說"

"為什麼會有祕密? 不是說好不隱瞞嗎?" 

".....如果,這是一個祕密是潘朵拉的盒子,妳願意打開嗎?"

"...如果,打開的結果,我會被好多的惡夢吃掉,你會保護我嗎?" 

"我會"

"如果,看到最後的結果會痛撤心扉,你會陪著我嗎?"

"恩...我會"

"好,那我願意打開它" 




"給我十分鐘,我整理一下...看該怎麼跟妳說"





十分鐘有多久? 大概又是一個怎樣的時間?

"如果我是故事主角,如果有再一次的選擇機會,那麼,我不會選擇等待。"


是了,下戲後,我聽見女主角這般的對我說。 



再接起了電話,他開了口...

"還記得妳說過我像天使嗎? 當初認識妳的時候,真的很令我震驚,我沒想

過,怎麼會有一個女孩的想法可以如此的特別,妳是我所沒接觸過的,所以,

我想知道,妳到底是怎樣的人...我想拯救妳,我知道,在妳的世界裡,以朋

友的角色是沒辦法改變妳的,所以,我才想以男朋友的角色用愛情的力量帶

妳出來......我本來打算等一年後再揭穿這個祕密,是妳選擇現在揭穿的,

現在,這個祕密被揭穿了,那麼,天使就會回到他自己的世界了......" 


"意思是,我們分手嗎?" 


"我還在妳身邊,只是換另一種角色守護妳,而不會再是男朋友這樣的角色"




分手的理由可以多漂亮? 天使拯救人類,算不算輝煌?

變心的理由可以多麼的理所當然? 想換另一種愛的方式來守護算不算?





"不要把你自己想的太美好了,天使只是個形容詞,你再好,都不會是天

使。而我再壞,都不會變成惡魔,我們都是人類,請做人類該做的事..." 




換做是你,難不難過?



『說不恨是騙人 再倔強 再不放 到最後被看穿 一個人逞強』



是了,再堅強的心,此刻,只懂脆弱。 

一直提醒著自己,不要在此刻停下手。然而,我還是忍不住的切下了停止鍵。

為什麼可以這麼的理所當然呢?

是不是有些人,永遠只活在自己創造的故事裡?

想起了女主角一開始的聰明,想起了男主角在前幾幕的溫柔...

原來,以為是真心的美麗,只是預謀的一場驚天動地。

怎麼會有這樣的導演和編劇,可以把人性鄙猊的如此低下?

怎麼會有這樣的剪輯,在編輯故事的架構時又為那劇情傷了心?


該怎麼繼續? 


如果無法將自我的情緒抽離,那剪出來的片子就不再具有客觀的意義。

深呼吸,將桌上一遍又一遍被掃亂的資料整齊疊起。

再次提醒,是的,我只是剪輯,我的工作內容只要負責呈現戲劇,

至於那些痛撤心扉的內容,噓,沒有我干涉的餘地。 

在那天的晚上,她和他都哭了。然後,她記得他是這麼的對她說著…

"我知道我還是愛妳的,如果不愛,現在我的心,就不會那麼的痛..."

"妳家的路,我已經忘不掉了..."

"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再哭了,但是為了妳,我又哭了..."



      『 你說的話總那麼好聽 你愛不愛我不敢確定 
 
        也許你只把它當遊戲 我卻愛的太用力 』


"為什麼你能這樣說,卻不能重來?"

"怎麼重來?" 

"潘朵拉的盒子最後遺留的是什麼,你知道嗎?"

"是什麼?" "是希望…"

"我很勇敢,在看到這些傷人的畫面之後沒有走開,所以,我是不是應該看到希望?"

"可不可以?關係不變,心態改變" 

"恩...讓我試試看吧…" 


其實,老天給了他們太多彩排轉身的機會,

好幾幕,如果女主角就這樣轉身離開了...

那麼,故事的一切就不會走到這麼無可收拾的一切,

不會轟轟烈烈,亦不會刻骨銘心... 


當愛情走到了這步田地,終究還是有人看不過去了...

是他,見證他們由開始到結束的人。

他陪過她,在他不在的時候;他給過她支持,在她為他傷心的時候。

他是唯一站在中間見證這一切人性脆弱的關鍵。

感嘆,遺憾,無奈,愧疚。

一篇假扮的天使,他將她拉回現實,要她看清一切的假象。





他是仁至義盡了。




在他專程為了安慰她,千里迢迢跑了那麼一趟,陪著她看清這一切...

怎麼可以如此悲哀?

消了背景音樂,輕輕的打開了對話音軌。

這天的日期是1003 他們在一起的第一百二十一天。

電話鈴聲響起,是他?

能多心痛?

當眼睜睜的看著謊言在真實面前賣力的演出......



誰會最痛?




"你是不是,還隱瞞了些什麼?" "沒有啊,怎麼了?" 

"那兔子是誰?" "只是個朋友…" "你跟她告白了?"

"我沒有!誰告訴妳的?妳怎麼會知道?"



左手握緊了手機,不敢讓淚水朦朧了字句鏗鏘的簡訊。

右手握緊了他的否認,她要細細的聽著,這曾經最令她心安的聲音。



"妳不相信我就算了!"   然後,他切了電話。



關於這一幕,是的,太痛了。

所以,我刪了音軌,只剩下人物無聲的飲泣,無聲的嘆息... 

在她和他的背影之間,有著的是他們對他共有的記憶。

他曾令他對他推心置腹,他曾令她對他如此的放心。

在他和她的心中,他曾是如此的美好…


 
       『 你的姿態 你的青睞 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你以為愛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 




                 (待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有這麼一個老師這樣對我說『回家,其實才是旅行真正的意義。』

事隔多年,如今,我終於了解了他對我說這句話的意義。

看著別人演出的戲劇,

曾經,你我也都是自己劇本中,那被打著聚光燈的對象。

當局者總迷,直到完全抽身之後才會明白自己當時的可笑。




記得否? 

一開始的女主角何其灑脫? 對男人,她又是如何的不屑一顧?


故事至今,你發現了嗎?

女主角的溫文婉約全是愛上男主角後才有的真心誠意…



謊言在上演,她卻依舊想對他相信。

她明白,凡事講求證據,

不管事實是否真的會將自己再次傷透,都要問個清楚。

對的,要判罪,也要死的明明白白。



"我想跟兔子講話。" "不好吧…"

"不然你幫我打給她吧,看她願不願意跟我談。" "恩…好吧。"



大概在第50次的換氣運動過後,來了一通不知名的電話。



"喂?" "喂~我是兔子"

那是一個極溫柔的聲音,軟軟的,會讓人想撲上去的那種。



這樣的聲音,鐵般的事實,觸目驚心的傷口,她卻異常的平靜。



"我以為,妳會對我破口大罵" "呵 可是我沒有阿"

"對阿 妳好平靜" "恩 不管怎樣還是謝謝你了。"


掛了電話,她已經癱軟了,




要用多大的力氣去平撫一棵被刨開的心?





  『我該相信你很愛我 不願意敷衍我 還是明白你已不想挽回什麼』





腦海中所有的一切在轉,最愛的人,最誠實的人,最難接受的情敵。

然後,理智的聲音是那麼的大聲,過往的縱容在此刻又那麼的明顯…




最初的自己出現,對,保護自己。



她要把一切攤在他的面前,要他清楚的明白,

不要以為,全世界的人都那麼好騙!




狠狠的,她抽離了當下的他所珍惜擁有的東西,然後,打亂了他的世界。

她破壞了他所身處的環境,在那樣的地方,他必須待上一定的時日,

就像,在監獄那般。


下一步,抽離了他身邊的朋友,

當事件爆發後,他曾表現的不堪是如此的明顯。





一個受傷的女孩可以多麼狠心?





在他以死亡作為威脅之時,她卻軟了心…

然後,吞掉了他將失去最多的那個秘密。




        『 自尊常常將人拖著 把愛都走曲折 

      假裝了解是怕真相太赤裸裸 狼狽比失去難受 』






為什麼要這樣演? 



我在電腦前反覆的播送著女主角歇斯底里的情境。

不明所以的我打了通電話給女主角,聽著她的話語,突然間,一切都明白了。




她是這麼說的:『當抽絲剝繭的結果不過是場預謀,我自己跟導演商確後,加

了這場戲,我想觀眾明白,女主角一開始的形象,驕傲、瀟灑。但到了中期,

卻又溫柔婉約…很明顯的,她失去了自己。 我想將她清醒的一幕表現,所以

用了深刻的報復手法,希望找回女主角一開始的性格。』




可是,女主角終究還是軟了心了阿…我納悶著問她。




『一切都是自以為惹的禍,她自以為他不會影響她,自以為她真可以留住他…

就算早知道他開始說謊,就算早知道他開始隱瞞…她輸給了自己的自以為和早

知道,一開始的驕傲和灑脫在真心的愛上後,全成了她為自己設下的圈套。』




聽完這些,我不由的默然了。




『meu da 謝謝妳。』她說




謝什麼? 我一頭霧水。




『其實加了這一幕,不只其他人,連男主角都沒辦法諒解,他不能明白為什麼

我把本來溫柔的女主角演成這樣,若他真的是故事的人物,肯定不能原諒。』



恩,其實我看到這一幕也沒辦法原諒妳。 我笑



『至少妳還打來問我為什麼要這麼演阿!』她說



妳說的,凡事講求證據,要問個清楚,要判罪,也要死的明明白白!

我笑著丟了這段台詞還給她。


『情理法,法理情;如果那處理的手法真的像一般人認定的情理法,那麼,我

就不會在抽絲剝繭之後,才狠狠的痛了心。』 她說




掛了電話後,再將這情節播送一次…



如果,男主角真的沒有錯誤,那麼,她那能干預他的完美世界?

如果,男主角真的沒有缺陷,那麼,她那能輕易的奪走他的朋友?

如果的如果…

嘆口氣,加加減減後做出這樣的決定卻獲得男主角的不諒解,

會不會明白的?

其實這所謂殘酷的手法不過是呈現了那  
 
                   - 最無能為力的痛……

看著他在她面前崩潰,曾經最愛的人是如此忍心的傷害她…

怎麼著? 事到如今,當她奪走了些什麼,卻又成了不公平?




"冷靜點吧,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錯了。"

"當初,我打開那潘朵拉盒子時,再痛苦還是留到最後,所以看見了希望。"

"你願意繼續看下去嗎?如果這是屬於我的潘朵拉。"

"好阿,我看阿,看還有什麼,通通一次來吧。"

"這份留給你的希望……" 深吸氣,終於,她還是狠不下心。

"我會將一切回歸平靜。"





 『 誰愛的太自由 誰過頭太遠了 誰要走我的心 誰忘了那就是承諾

   誰自顧自地走 誰忘了看著我 誰讓愛變沉重 誰忘了要給你溫柔

          我還有想要愛你的衝動 』





幾天後,他回撥了電話,那樣的聲音,是如此的開懷。

心酸的笑了,還是給了溫柔。

真的將一切回歸平靜了,轟轟烈烈的結果,他,卻什麼都沒失去。




『我放手 我讓座 假灑脫 誰懂我多麼不捨得 太愛了 所以我 沒有說』





                (待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那我願意打開它"




"給我十分鐘,我整理一下...看該怎麼跟妳說"





十分鐘有多久? 大概又是一個怎樣的時間?

"如果我是故事主角,如果有再一次的選擇機會,那麼,我不會選擇等待。"


是了,下戲後,我聽見女主角這般的對我說。



再接起了電話,他開了口...

"還記得妳說過我像天使嗎? 當初認識妳的時候,真的很令我震驚,我沒想

過,怎麼會有一個女孩的想法可以如此的特別,妳是我所沒接觸過的,所以,

我想知道,妳到底是怎樣的人...我想拯救妳,我知道,在妳的世界裡,以朋

友的角色是沒辦法改變妳的,所以,我才想以男朋友的角色用愛情的力量帶

妳出來......我本來打算等一年後再揭穿這個祕密,是妳選擇現在揭穿的,

現在,這個祕密被揭穿了,那麼,天使就會回到他自己的世界了......"


"意思是,我們分手嗎?"


"我還在妳身邊,只是換另一種角色守護妳,而不會再是男朋友這樣的角色"




分手的理由可以多漂亮? 天使拯救人類,算不算輝煌?

變心的理由可以多麼的理所當然? 想換另一種愛的方式來守護算不算?





"不要把你自己想的太美好了,天使只是個形容詞,你再好,都不會是天

使。而我再壞,都不會變成惡魔,我們都是人類,請做人類該做的事..."




換做是你,難不難過?



『說不恨是騙人 再倔強 再不放 到最後被看穿 一個人逞強』



是了,再堅強的心,此刻,只懂脆弱。

一直提醒著自己,不要在此刻停下手。然而,我還是忍不住的切下了停止鍵。

為什麼可以這麼的理所當然呢?

是不是有些人,永遠只活在自己創造的故事裡?

想起了女主角一開始的聰明,想起了男主角在前幾幕的溫柔...

原來,以為是真心的美麗,只是預謀的一場驚天動地。

怎麼會有這樣的導演和編劇,可以把人性鄙猊的如此低下?

怎麼會有這樣的剪輯,在編輯故事的架構時又為那劇情傷了心?


該怎麼繼續?


如果無法將自我的情緒抽離,那剪出來的片子就不再具有客觀的意義。

深呼吸,將桌上一遍又一遍被掃亂的資料整齊疊起。

再次提醒,是的,我只是剪輯,我的工作內容只要負責呈現戲劇,

至於那些痛撤心扉的內容,噓,沒有我干涉的餘地。

在那天的晚上,她和他都哭了。然後,她記得他是這麼的對她說著…

"我知道我還是愛妳的,如果不愛,現在我的心,就不會那麼的痛..."

"妳家的路,我已經忘不掉了..."

"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再哭了,但是為了妳,我又哭了..."



      『 你說的話總那麼好聽 你愛不愛我不敢確定 
 
        也許你只把它當遊戲 我卻愛的太用力 』


"為什麼你能這樣說,卻不能重來?"

"怎麼重來?"

"潘朵拉的盒子最後遺留的是什麼,你知道嗎?"

"是什麼?" "是希望…"

"我很勇敢,在看到這些傷人的畫面之後沒有走開,所以,我是不是應該看到希望?"

"可不可以?關係不變,心態改變" 

"恩...讓我試試看吧…"


其實,老天給了他們太多彩排轉身的機會,

好幾幕,如果女主角就這樣轉身離開了...

那麼,故事的一切就不會走到這麼無可收拾的一切,

不會轟轟烈烈,亦不會刻骨銘心...


當愛情走到了這步田地,終究還是有人看不過去了...

是他,見證他們由開始到結束的人。

他陪過她,在他不在的時候;他給過她支持,在她為他傷心的時候。

他是唯一站在中間見證這一切人性脆弱的關鍵。

感嘆,遺憾,無奈,愧疚。

一篇假扮的天使,他將她拉回現實,要她看清一切的假象。





他是仁至義盡了。




在他專程為了安慰她,千里迢迢跑了那麼一趟,陪著她看清這一切...

怎麼可以如此悲哀?

消了背景音樂,輕輕的打開了對話音軌。

這天的日期是1003 他們在一起的第一百二十一天。

電話鈴聲響起,是他?

能多心痛?

當眼睜睜的看著謊言在真實面前賣力的演出......



誰會最痛?




"你是不是,還隱瞞了些什麼?" "沒有啊,怎麼了?"

"那兔子是誰?" "只是個朋友…" "你跟她告白了?"

"我沒有!誰告訴妳的?妳怎麼會知道?"



左手握緊了手機,不敢讓淚水朦朧了字句鏗鏘的簡訊。

右手握緊了他的否認,她要細細的聽著,這曾經最令她心安的聲音。



"妳不相信我就算了!"   然後,他切了電話。



關於這一幕,是的,太痛了。

所以,我刪了音軌,只剩下人物無聲的飲泣,無聲的嘆息...

在她和他的背影之間,有著的是他們對他共有的記憶。

他曾令他對他推心置腹,他曾令她對他如此的放心。

在他和她的心中,他曾是如此的美好…


 
       『 你的姿態 你的青睞 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你以為愛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




                 (待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趁著假日的優閒,搭車北上了一趟,恩,沿途的景致依然優雅如昔。

還記得上次來的時候戲劇的拍攝還如火如荼的進行著,而如今,卻都殺青了。



背起行囊,一個人的拿起DV,回到那曾經一起參予的場景,

女主角投入的神情,至今,我記憶猶新。



搭上捷運,我看見了椅子上依偎著的情侶…

其實,每個人的生活都應該自己剪輯,那是一種生活的紀錄,

可以轟轟烈烈,也可以平凡無奇,無論是哪一種故事,都應該被記憶。



突然想起了,背包裡還有那為了確定場景而攜帶著的劇照,

打開那仔細收藏著的相本,有了!那一幕,捷運上男女主角相依的畫面…

看著眼前的情侶跟照片上的甜蜜…

輕輕的收起了相本,再完美的故事,是不是?總有一天,都會結局…





"妳先上去,我先回家一趟,好了就座車上去陪妳" "那我們該住哪裡?"

"住我朋友家吧!我上次到台北也住他那裡" "恩 那我就先過去歐?"

"恩 好啊,我會盡快上來跟妳會合的"



那是他們剛交往的第一個禮拜,她去台北聽一場演講,

而他,千里迢迢的從台南搭夜車去找她,目的只想多陪她一些時間。



那天晚上她聽完了演講,一個人在街頭等待著,她打了通電話給他…

"我可以先到你朋友家嗎?" "為什麼呢?" "我想洗個澡…"



夜很深,她不過想找個棲身之處。



"可是這樣我會擔心…" "擔心什麼? 他不是你朋友嗎?"

"不知道,就是有種預感…" "可是 我現在一個人在街上…"

"恩… 那好吧。"


就這樣,她先到了他的朋友家,等待與他的會合。




很多時候,很多的意外都是這樣的發生的…

那天晚上,她隻身到了那位在林森路上的一棟建築物,

他帶她進去,就像一般朋友的招待,而她,沒有絲毫的防備之心。

就這樣的洗完了澡,坐在他的大床上看著電視。





"我有點累了,想先睡覺了" "恩,那要關燈嗎? 我想繼續看電視…"

"恩 好" 


過了幾分鐘…


"可以把電視關掉嗎? 這樣我睡不好" "恩 不好意思…"


關了燈又關了電視,她趴在床上,該做什麼?

拿出數讀本,倚著手機微亮的光,她知道,不能讓自己睡著…



"妳再做什麼?" "我睡不著 在玩遊戲…" "可以不要有光嗎?"



當空間變成黑暗,她張大著雙眼看著天花板,什麼時候他才會到?

漸漸的,眼皮沉重了,思緒放空了… 側過身,她慢慢的閉上眼睛…





迷濛中,她感覺到了,他的手慢慢的爬上她的身體,

她欲伸手撥開,卻有了機會讓他將全身的重量壓在她的身上…

捉住她揮動的雙手,他將濕溽溽的吻落在她的項頸邊…

然後,又將她的手腕箝制在他單手的手掌內,她不停的扭動著身體掙扎…

而他,則運用那空出了的手鑽進她衣服內,強行撫摸…

她的拒絕加速了他的粗暴,然後,在她的胸前,出現了青紫…

想哭,他不是就快來了嗎? 夜好深了啊…



"求求你不要 你不是他的好朋友嗎?" 她哽咽的求著他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接下來的動作,是她的短褲被粗魯的解開,他跪在她的跟前…

是的,她很清楚… 

曾經,也有無數個男人以這樣的姿勢,這樣的眼神看著她…




"拜託你…不要好不好…" 她不想被侵犯,不要被碰的如此不甘…




或許是他的理智有那麼一點的覺醒吧,

他鬆開了她,起身離開床上,然後開了燈。

站在床邊,他看著衣衫凌亂的她,眼神中,似乎有那麼一點的懊惱…



她拿起手機…反覆撥著他的電話… 





"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





你在哪裡…… 她想這麼問他。 可是,人都不在,從何問起?

三十分鐘後,來了一通無號碼的電話…



"喂 我到了歐! 我現在就去找你!" 他的聲音,總讓人安心…





看見他的出現,擁抱他的瞬間,

為什麼? 明明應該是幸福的故事,卻有了這樣的劇情?



所有的一切,在他不準時出現的那天,就已經被預言......

一切的一切,被殘忍的摧毀在,他的不守約......


看著那棟建築物,大概也是一樣的時間吧?

真不懂得那時導演的想法是什麼,怎麼會突然加了這一場戲?

想起了那時女主角身上畫出的傷痕,是什麼樣的蠻力可以在身上留下痕跡?

關於這段劇情,即使舊地重遊,也沒辦法給我剪輯的靈感…

無法剪輯,只好將整段劇情原封不動的放進情節裡,嘆口氣,怎麼著?

應該是幸福快樂的劇情,卻在每一幕的結尾傷心…




離開那場景,街燈陪著我,一步步,我似乎就快陷入了女主角那矛盾的心情…

夜已深,似乎該找間旅店休憩,可是怎麼的,又想繼續往下一個景點前進…




總是這樣的心急,以為總差那麼一步就可以看到全部的劇情,

卻忘了,自己的體力在長途旅程的奔波下,已經精疲力盡… 

已經,沒有了力氣…




走過那一個個不同的景色,

當時的對白、燈光、甚至於打板的聲音都那麼的清晰…

等到電影上映,這裡的一花一草都將被注意,人物和對白都將改變,

然後,成為別人相片裡的風景……





回程的路上,我打開筆記型電腦,聽著耳機裡的旋律。

那樣的劇情縱然再刻苦銘心,也終究是會步入尾聲的芭樂劇,

再捨不得又如何?

除了那某些扣人心弦的片段、某些牽動人心的旋律…

所有的連戲劇在激情過後都會被慢慢的淘汰忘記… 



我猜,我會替自己頒一座最佳剪輯獎…(笑)

畢竟,無人會同我般對這齣戲劇,如此的深信及入迷。

看著那一幕幕慢慢有了架構的劇情,

是的,一直到完結的那天前…故事會繼續。



但是,人生不行。



當旅程結束後,縱然有感動,也終究該回到工作崗位上為自己的麵包盡心。

關掉那總令人嘆息的頻道,總令人掉淚的旋律,不該再浪費了光陰。

再奢華美麗又如何? 為了生活,故事中的男女主角總該接下另一部劇本的。

殺青了就是殺青,續集是否會更完善? 


或許 不過是另一幕藕斷絲連的殘景。



      『對自己誠實豈只是勇氣 懂得堅持更要捨得放棄

    有些感動會落地生根的定居 有些快樂是終究得回家的旅行』




                (待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讓我夢見了太美的夢 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



是誰說過,最美的故事總是在雨天開始?


那天晚上,她跟他約定了時間,在她家樓下等他,算算時間,差不多了吧?

關掉那時下正流行的電視節目,星光大道。

依稀記得那天上演著天堂與地獄的歌曲評比,

在控制器啟動關機指令之時,電視裡的人物正演唱著 — 雨天。



就這樣,僅著著單薄衣物的她,足足在樓下等了他三十分鐘。

三十分鐘後,只見他穿著一件輕薄的雨衣,將車停在她面前,不住的道歉。

恩,這是他們的第三次見面,在濕淋淋的天空下,卻牽起了手。





輕輕的笑了,在一開始她就選擇了對他的包容,所以,怪不住的…


— 寵壞他,是她一開始就做錯的抉擇。









『你灑下默默無言的雨一滴 一滴一滴一滴滴 遺忘的淚滴』

原來,故事的一開始,所有的一切,已經悲泣。



看著手邊一堆雜亂的東西,這段情節真的最難剪輯。

該用什麼樣的對白和背景聲音才能將這幾幕的情感透析?

那是一種相處的甜蜜,在心底不斷發酵的回憶,

該怎麼演? 我在電腦前面傷透了腦筋…



"我們去黃金海岸好不好?" "現在?" "嗯" "走吧!"



耳朵邊呼嘯而過的風在說什麼?

輕輕的,她靠在他身上,將手環在他的腰間,這又是哪一種的感覺?



你會不會相信?每一對情侶的身上都有那麼一個專屬的位置,

每個姿勢和位置,都只屬於特定的人,

就算分手後,換了另一個人,在同樣的位置親暱,也不會有同樣的感覺。



而她,習慣靠在他後背,距離脊椎右側七公分的地方。

在那個位置,他說話的聲音就會特別的大聲,仿似,心底的呼喚。



他喜歡拉住她環在腰間的手,迎著風歌唱,

然後她便會跟著他附和,在那年艷陽高照的夏天,哼著屬於他們的旋律。



海岸邊的沙灘上,滿天的星光熠熠,

她亦習慣靠在他右胸前距離心臟十公分的距離,

而他,則習慣伸出右手環過她的項頸,

將她圈在心與心交界零點零零一釐米的懷裡。



在那樣的數據之下,所謂的幸福,

就是兩個會呼吸的肉體,正彼此交換著回憶。



她在他的回憶裡聽見,曾被遺忘的卑微、曾被忽略的傷心、曾經逃避的孤寂。

然後,她聽見頭頂呼出的嘆息,在雲淡風輕後,有那麼一種單純的透明。

伸出自己的雙手,她轉身環住他的身體,跨越那零點零零一釐米的距離,



她靠近他的耳邊,輕輕訴說著:

再也不會、再也沒有,被珍惜的幸福,由我給你。





繼而的,換他聆聽她的過去。



她曾經活在世間最卑微的情感需求裡,用變相的交易出賣靈體。

更在曾經,有過那份遺忘不了的被遺棄的傷心,

還有一大堆的問句、怎麼可以?


聞言,他將那個圈縮的更緊,怎麼去擁抱一個充滿沉重的靈魂?


他在那幾近於零的擁抱裡,聽不見大海的浪潮,已經溫柔的替她靜化、洗滌。




停下了忙碌的手,在藍又時的音樂下,


那錯亂的片段,竟然自動的在我面前排列整齊。



『曾經太過年輕 卻絕對真心 你的堅定 我仍然還 相信』


如果故事的結局注定寫成悲劇,

那就讓一切世間最不值得的謊言和欺騙被過濾和刪去。

讓一切活在還不知道結局的片斷,那麼,什麼都不用傷心。

只要,只要,盡情的快樂和幸福就可以…



原來,只要真心收藏,那麼,回憶便不會褪色。

就像一盅陳年的葡萄酒,年代越久遠,待開封的那一剎那,即是香味撲鼻。




什麼是交心?


在他帶著她到月老廟裡的那一刻,她是如此的明白,有他,什麼都可以。

看著他專心祈求的側臉,看著他擲筊杯求籤的身影,是那麼的專心誠意。


他是如此這般的為了他們的未來祈求,但求一切順心,但求未來一切美麗。

然而,她卻轉身,在廟門外的迴廊,向朋友借錢……



是的,他們很窮。 應該說,他們之後變的很窮。

她從來不曾擔心過錢的問題,卻在與他在一起之後,

站在便利商店裡的包子台前,連一個肉包子也買不起。



真的沒錢? 


不,她有錢的,只是,她得留下來,等著他回來才可以使用。



為什麼?


笑了,因為她明白他喜歡交際,

所以,她得替他留點後路,才不致於失了面子。


她明白的,不可以寵壞了他… 

卻在看見他以一包科學麵裹腹的夜裡,軟了心。



所以她在他那空蕩蕩的皮夾裡,開始做起填空的經營。



她只不過想他,別在辛苦的壓力下,傷了身體。

她只不過想他,別老是在朋友和金錢之間,低聲下氣。

她只不過想他,在充足的後備之下,終算能與一般人平行。


卻忘記了,


自己曾有過的瀟灑,在交心的剎那間,卻成了別人眼中 — 所謂的委屈。




故事寫到這裡,就連我身為剪輯,也不住為女主角這樣的行為痛了心。

但是,戀愛是一種互動的遊戲。

若是沒有互相感動的利益,那麼,這樣的過程便不值得用心。



憑什麼死心塌地? 

只為著她明白的聽曉,在月老廟前他的堅定是如此的令人相信?


或許,女主角的心,沒有交的那麼輕易……

那年的夏季他們有好多好多該做的事情,每一件、每一比…

怎麼搞的,都與金錢脫離不了干係。



他到了她家的公司打工,見了女方家長,他是如此的表現得體。

她以他為驕傲,以他的行徑 感激。



他是寵愛她的,在她的鞋帶脫落的那一刻,他彎腰替她繫上。

感動,原來能夠如此的驚天動地。

他是真心,她亦誠意。



只可惜,金錢永遠是造成男女失和的一大主因。



是的,他依舊喜愛交際。

在他不在的日子裡,嬌生慣養的她正為他努力的掙取多一點的錢。

她是心疼的,在他辛苦了五天之後還得加班,她不過想為他多點努力。

只可惜,那時的他只想向外尋求快樂的心情。

所以她生氣,氣他的不懂事,更氣他的不定。

縱然他為她做了放棄,縱然,他還是來到了工作場所為金錢盡心…




無奈的裂縫,總是在那來不及溝通的距離 留下痕跡。




但是,他真的很疼愛她的。


他明白,現下的他們沒有太多的金錢,然而,夏日的中旬,就是她的生日。



是她的粗心大意,

在他還來不及準備好驚喜之前,掀開他為他秘密規劃埋的伏筆。

來不及的對不起,她只責怪了自己的粗心,她只懇求他再給一次感動的契機。

她永遠會記得的,生日的當天,他送了她一朵玫瑰花,如此鮮豔,如此美麗。

然後,蛋糕上的仙女棒,許下三個心願的真心……



漸漸的…她已經被感動的失去自己。



而後的她,為了這樣的美麗,

送了他一堆真心的禮物,為他規劃了一連串的驚喜…



孰不知,真心的驚天動地,原來,只是事先規劃完畢的一場戲……

傻了的,是這場戲中所有的男男女女,甚至於,他也曾經融入的忘了自己。



演戲的人是傻子,看戲的人是呆子,剪輯的過程,我也不禁融入了戲劇…

是的,我聽見過女主角在暫停拍戲的瞬間,看著劇本笑的如此大聲和諷刺。

也看見,女主角過於融入之後,痛徹心扉的哭泣。

沉默的嘆了口氣,不該干涉的。

我不是導演,也不是編劇…… 我只負責製片的剪輯。

那些心情與我,沒有關係……


『直到如今你說愛我的那封信 我一直都收藏著 摺疊用心 讓誓言乾淨』


               (待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揉了揉發酸的眼睛,還有那麼一點點回憶的酸楚在發酵,

我想,是時候了,該做做資源回收。

起身動了動,再翻了翻手邊的資料,然後回到了電腦前,我,開始剪輯。



───────────────



喧鬧的夜店瀰漫著綺旎,她冷靜的觀察著週遭寂寞的靈魂,隨之擺動著身軀。

而他,帶著微醺的眼神倚著吧台,在看什麼? 她不確定。

然後,她發現他慢慢的走近…

開場戲,不過如此平凡而已。





軟軟的沙發椅,他為她唱起了第一首主題曲 - 非你莫屬。

跟著他的旋律,她輕聲的附和著,她明白,這不過是逢場作戲。

這麼貼心的曲調,是不該在這令人墮落的空間裡 出現。


漸漸的,天空亮了,喧囂的靈魂,也慢慢的被蒸發了。



是的,就算夜再黑,時間到了,太陽依舊會升起。



他喝醉了,靠在她的肩上就這樣沉沉的睡去。

看著他的側臉,輕輕的笑著 會不會 太沒有防備之心?


扶起了他,當救難大隊也好 送他回家吧!

左彎右拐,他將身上的重量賦予給她,總是的,她習慣背負壓力。

看著他關上鐵門,確定他平安了,才悠閒的轉身離去。






如果第一集就這麼的讓它雲淡風輕,也許,後來的尾聲也不會那麼痛心。



没錯,是他又掀起了續集 

“我可以打電話給你嗎?”

就是這麼的一封簡訊,在她本該寧靜的生活裡 翻弄起漣漪。


電話的普及,串連起許許多多 不該的巧合,也串聯起兩顆寂寞的心。

是的 在她忽略了太多次他的來電之後,她想,或許該有點回應。

就這麼的一通電話,她闖進了他不甘寂寞又悲傷的心裡。


之後他來了,踏進了她的小小空間,在他們暢談了三個小時之後。

早該知道的,原來 他對於這種探索遊戲 熟悉的如此輕易。



躺在狹小的單人床上,他是顫抖著面對著她逐漸靠近的呼吸。

誰說? 女人不可以放蕩自己?

誰說? 這樣的愛情遊戲沒有角色互換的權利?


第二次一起與他面對清晨的陽光升起,她沒有任何悸動,

有的,只是如同一般奪走女人初夜的男人 


 — 不過一場消耗體力的運動,無須介意。




本以為,他就像一般買賣的交易,天亮之後就該了結算清。

誰知,他卻又來了電話,不住擔心 他該不該負起什麼責任而已。

聽見他的話語 她禁不住的冷笑,

原來阿,大多交易的男人不愛處女的原因 

 — 就是怕那份放不下的麻煩而已。



如果,這是一部精簡的短片,到此結束,然後讓女主角瀟灑的離去,

或許,這場故事就可以簡簡單單 只剩下現今速食愛情的卑微意義。





然而,他卻愛上她了。

為著她的不拘,為著她的灑脫,為著,或許是他自己的 探索?



"我好像漸漸喜歡上妳囉 笨蛋"



又是一封簡訊。

原來,所謂的告白遊戲只是在逞罰著兩顆不甘寂寞的心靈。



放下手邊的資料,起身看看那桌前的仙人掌,

剪輯至此,故事中上演的真實總讓人痛心。



當腳本變成分鏡,再交由演員去彩排演練,然後回歸到電腦加上轉場與音效,

什麼樣的故事,才是完美?  我如此的問了問自己。

輕撫仙人掌 "啊!" 是的,粗心總會造成理所當然的傷心。

看著那一點點的鮮紅,該回到工作崗位了…



恩,所謂戲劇的完美 只要能夠牽動人心就成立。





所有情愫的爆點,都肯定有著一條導火線。

就在那樣的深夜,沒有方向感的她迷了路…

縱然再怎麼瀟灑,都該知道此時應當求救。



撥了通電話給他,沿途的貼心,他理所當然的當上了她的衛星導航。

到達目的地的那刻,放起了那所謂感動的煙火…




再怎麼樣華麗的旅程,除非有幸老死,否則,是終究得回家的旅行。

回到家後的她,對他致電感謝,並說出了感動。



"那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些回應?"他說



她為著他的貼心動了心,忘記了引以為傲的瀟灑,將摧毀在自己的粗心大意。





直到最後她才知道,那場煙火,不過是種演習。

是的,所謂的燦爛絢麗,全是飛高後,粉身碎骨的場景。




                (待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有人問我,你會不會覺得這部戲劇有點太長了?  難道不擔心收視率?

我笑了笑,早說了,它不過是一部歹戲拖棚的芭樂劇。

有共鳴的人自然會想繼續觀賞聆聽,至於看好戲的人,就省了吧。



我們都相信的,關於這部戲,要的並不是極高的評價和肯定,

偶像劇的浪漫綺麗在現今的社會中已經沒有了價值意義,

太多的現實考驗著情侶尋求幸福的路徑,而關於這部戲劇?


恩,它不過是…

        這個紅塵中 脆弱情感世界的 縮影。
該走了,真的該走了。

再愛下去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瀟灑然後沉溺,幸福參雜背叛。

加了太多佐料的菜失去了原始的甜味,還有誰記得這故事最初的樣貌?

有一些東西該留給他,有一些東西,也該收回來。

老一輩的人說過,如果天空出現了晴天雨,那麼就是颱風將要到來之時。

在刮著大風大雨的那天夜裡,她跑回了台南,想要跟他拿回一些東西。



然後撐著雨傘,自顧自的想往他家的地方邁進,

強烈的風刮壞了她的傘,找不著路的她淋了一身的狼狽…



"妳在哪裡?" 他來了電話

"我不知道…" 聲音是顫抖的,淋濕的東西,風一吹就會變冷…

"不知道你還亂走!快走回去妳原本的地方!" 又聽見了,他生氣的聲音。




幾分鐘後,他淋著雨騎著車到她面前…



      『 我的眼淚是你的責任 你的傷痕也是我給的

       早知道離別會那麼疼 當初還要不要愛你呢 』




這是他的家,她曾熟悉的地方。


拿出了為他寫的日記和信交給他,把所有愛他的回憶都留給他了…

坐在床上的她和他,除了啜泣的聲音,再也沒有別的配樂。




那本來為了他的生日,提早兩個月前就開始準備的驚喜…

那一份份為不能常常見面的他,留下的加油打氣的禮物…

還有那記載著他們相遇至今快樂回憶的,她做的故事書…

害怕太過想念他,而緊繫在胸前小瓶子裡屬於他的香味…

每一份的手工,每一份的真心。





看完信的他,拿起了她愛的香水噴灑在空中,濃濃的香味瞬間壟罩了他們…


然後,換來她痛徹心扉的哭泣…




怎麼了? 付出的一切通通不成正比?




徹夜的對談,帶點悲傷的交歡,然後在狂亂的擁抱過後,她在他懷的裡睡著。

天亮了,終究還是得離開。

一向沒有方向感的她一個人走了,是阿,淋著颱風過後些微收斂的陣雨…

瀟瀟灑灑,卻在踏過一攤水漬的同時,落了淚滴…

她終究還是留下來了,像那條吞噬自己的蛇,成了最原始的零。

一切,回到原點。




喧鬧的夜店瀰漫著旖妮,他在靠近DJ台邊的桌前,和一群女孩玩著遊戲。

她朝他走近,對他敬了酒 他是尷尬的,一句話都沒對她說。

是巧合吧?

他們共有的朋友在夜店門口吵架了,那情景,就像當初的她和他…



那大概是他們在問題發生之後第一次認真的對談吧?

最後的一次,牽著手走進便利超商,

值夜班的店員,大概很難理解,關於三顆金莎的最後結局。



路口,她靠在他身上那她最喜歡的位置,閱讀著一連串的巧合。

T恤上關於他們交往的日期,第一次相遇的地點,第一次吵架的縮影…

然後,吻別。

再次走回夜店的門口,然後…


                  手 分 手 。




走進喧鬧的舞池中,台上駐唱的歌手正演唱的催淚的情歌,

管不了旁人的眼光,她轉身緊緊的抱住他。



       ---------------------
      | 擁著你 空氣中凝結著一種 氣味叫做分離 |
      |                     |
      | 擁著你 或許就會有勇氣 讓我們的愛延續 |
      |                     |
      | 擁著你 黑暗中交疊的那個 剪影那麼傷心 |
      |                     |
      | 擁著你 省略了千言萬語 絕望的抱你更緊 |
      |                     |
      |   我們是兩個個體 我們被困在這裡   | 
      |                     |
      |  你化身的淒涼旋律 是我最美的回憶   |
       ---------------------



『 迷了路的我們 走錯的不只一個人 迷了路的永恆 當初的誓言太天真 』



天快亮了,我告訴著自己該睡了。

怎麼搞的,卻讓眼淚在一連串的音樂裡失控。



或許該好好的對自己坦白吧,剪輯本來就辛苦,更何況是自己的回憶…

一直想讓自己在戲劇終結前保持冷靜,

偏偏的,每一首旋律怎麼都那麼的傷心?





為什麼是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





你留下的殘影,一縷髮絲的痕跡,一滴逐漸蒸發的香氣…

所牽引出的一切,全變成了…


生命中 不能承受的 , 輕。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Sep 06 Wed 2006 17:14
  • 好友文章 泡沫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 Sep 04 Mon 2006 22:18
  • 好友文章 相信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