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976年
轉眼後主已經過了而立…小文離去也有了很長的一段時日。
『小文…我還是不懂…當初妳為何要不告而別!!』嘆了口氣
這些年來…李煜當上了一國之君,失去小文的痛讓他無心掌管政事,他氣小文不告而別,所以夜夜笙歌…藉由歡樂來麻痺自己,只是…亡了國…小文還是沒有回來…
『來人押!!將文房四寶遞上!!』李煜坐在欄杆前,靜靜的提筆作詩。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勾,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靜靜的…李煜輕輕吟唱出這首詩。腦海裡,與小文的畫面一幕幕的閃過…
記憶裡,小文那頭飄逸的長髮……記憶裡…他將她的長髮盤起…記憶裡…他彈著琴,她靠著他熟睡…一切的回憶是那麼的清晰,恍如昨夜夢醒…只是…這個夢,短的可憐!!
小周后不捨的看著後主的背影,當初她也曾目睹一切…如今…
小周后在心中下了決定她決心告訴李煜當初的秘密…
『後主…』小周后走近李煜身邊『其實當初…』小周后將當時的情形一五一十的描述出來,包括…西樓下找不到小文屍首的事也說的清清楚楚。
盛怒之下的後主,一刀殺了大周后。只是…小文始終沒有回來。
公元978年七夕
李煜依舊藉由玩樂與酒來麻痺自己『今天是我生日,我要妳們為我獻唱一曲!!』李煜霸道的訓著大家
『後主…奴家的音樂…您上次說聽膩了…所以…』小周后欲言又止
『罷了!!罷了!!我再來寫一曲吧!!』李煜低頭執筆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李煜看了看自己寫的詩
『來!!我交妳們唱!!』李煜將當初哼給小文聽的曲子交給大家。
無奈…歌詞內容觸怒了當時的皇帝…
『李重光!!皇帝要我送酒來為您慶生』李煜沒有遲疑的接下侍者手上的酒,一口乾盡……

『在後主四十二歲生日這天,小周后和嬪妃們還是強顏歡笑地為後主祝壽。絲竹管樂又彈奏了起來。苦酒入喉,後主寫下了〈虞美人〉交與歌妓們演唱: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小優,你會唱虞美人嗎?」小文轉頭問她
『好像是……』小優輕輕的哼起了虞美人的調子
『這是…』回憶再次閃過,七夕當天早上,無意之間哼出的旋律…被李煜譜成的曲……眼淚一滴滴落下,
『他記得我…記得…』小文的眼淚再也停不了…
“姑娘的前世與後主的前世相愛,只是…姑娘的前世紅顏多薄命,卻與後主的前世相約來世續前緣,怎奈陰錯陽差的,後主的輪迴只到今世。故,姑娘,妳會到這個世界來,是為了償還妳前世的心願!!”
“走錯時代一佳人,為償宿願陷紅塵,怎奈應是一場夢,卻成亡國一罪人!!”老先生的話由然在耳……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小文無奈的低泣,望著緊握的髮釵『但教心似金佃堅,天上人間會相會…但願來生有緣…再來相會……』
穿越時空的髮釵,寄託著兩人…亙古不移的思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泡泡 的頭像
林泡泡

泡泡的異想世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