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聲轟隆,女孩被侍衛拉著離開。


『公主,這裡。快躲起來!』侍衛拉著女孩躲進草叢裡。


一個不穩,女孩跌坐在地。


『快!草叢裡有聲音!』外頭的聲音吶喊著


女孩的心,被揪的凌亂。


『我去看看!』腳步聲和著子彈上膛的聲音,生命,危在旦夕。




草叢被撥開。熟悉的臉,是他!?不捨的愛...




男孩望著她,眼神有哀痛,有心疼。


轉身,男孩下不了手。




『公主!快殺了他!妳不該被兒女情長左右的!』


亂了,都亂了。兩邊都是愛呀!




扣下板機,鮮紅的血痛醒她的理智。


是他眼中的不悔,換出她心底不捨的淚。


 




〝鈴~~〞


『喂!快起床,要回去拜年了!』


起床,眼角的淚未亁,她想,那是另一種思念。


啟程到鄉下,她回到了自小她就熟悉的地方。


夢中的一切逐漸鮮明,那壕溝、那草叢...




『喂!』一聲男生從身後傳來


女孩嚇了一跳,轉身,對上眼。




滿腹思念。


決堤,只是瞬間。




『我可以跟妳們家借籃球嗎?』他問


點點頭,女孩跑回家拿球。


『要一起去玩嗎?』男孩主動邀約


笑,再笑。那是一種,久違的熟悉。


『那我騎腳踏車載妳唷!』他說




沿路,風景美。心,更美。


女孩不敢伸手拉他,害怕這一切只是夢境,一伸手就幻滅。




飄飄然的,看著他,跌痛也沒有知覺。


『妳還好嗎?』他問


微笑。


『我沒事。』那是她最喜歡的用詞






回家途中,腳踏車後座,汗濕的背,是他不說的體貼。


『要不要玩刺激的?』他問


『怎麼玩?』她好奇


停車,男孩讓女孩反著乘坐。




背靠背,風景依舊;沒有心碎,只有不停的笑聲,訴說著從前。




那一年,他十七,而她十四歲。


===============================


一眼萬年(中)


輕靠著他的肩,笑聲裡,有了甜美。


風景改變,只有愛他的感覺不變。


原來愛情,真的可以無缺...


不同的場景,卻有著相同的人物,相同的感覺。




夜深,踏進過去的熟悉,連空氣都在瞬間變的溫柔。




再見他,變高,變瘦。


是他那眼底的一抹熟悉,讓他在她心中的風采依舊。




幾句閒言,原來,彼此的世界有著無限的遙遠。


又是籃球,勾起了他們之間,僅有的牽連。




不再用言語交談,她坐在他們曾經存在的地點,懷念。


幾公尺之間,抬頭。不捨的眼,戀戀不絕。




一天又一天,她只能期待著,再看看他那熟悉的眼


儘管他已遺忘,儘管他們終得錯過,儘管他們,沒有永遠。


 


離開的那天,他們擦肩。


沒有微笑、沒有道別。


 


她想要怨懟,卻看見他的背影,狠不下心怪罪...


這年,他二十二,而她十九歲。


===============================


一眼萬年(下)


〝碰!〞一聲槍響驚醒了她。


夢中的鮮血,再次喚出她的淚,潰堤不絕。




『怎麼了?』望著她,他將她緊擁入懷。


『我又做了同一個夢。』靠在他懷裡,不安奇蹟似的被安撫。


『傻瓜,不過是場夢。』揉揉她的髮,心疼在他眼底浮現。


 


她想,那不只是一場夢。


夢中的她和他,是不被原諒的愛情,是世仇,是宿敵。


他不捨殺她,而她,卻扣下了板機。


那痛,深深的,沉沉的。


 


『你相不相信世間真有輪迴?也許你和我流轉了千百年,可是我們卻有深深的眷戀,不管是否有紅線的牽連,只消一眼,我就會知道,你是我等待千年的不悔!』她抬眼問他


抱緊她,相信。怎麼可以不相信?


就是一眼,他愛她,她不悔...


 


『我們,一定會遭天缱。』她靠著他,笑。


『只怪我們太執著,我想,祂會不捨得再反對。』他說




私奔之後的她和他,終算明白人世間所謂的萬年之戀。




『哥,我們這樣,該是不該?』她問


『那就要看妳後不後悔。』他回




不,不悔。怎麼後悔?




她愛他早在千年以前;而他愛她,是不變的轉世輪迴。


彼此相擁,天寒地凍的一切,他們有溫暖的心相偎。


 


前世情,今生償。


誰說死亡悲慘?


孤孤單單一個人,才為悲哀。


 


那晚,


她用剩餘的一切還盡血紅的傷悲。


他用心疼的眼淚溫暖雪白的不悔。


 


淚水點點,寒風泣葉。


閉上雙眼,他們牽手走進共同的夢,重新開演。


 


拋下槍,牽起手。




他們用執著結束世世代代的恩怨;


他們用累積千年的智慧將結局重新改寫。


 


不被允許的一切,不被祝福的愛戀。


用夢婆湯交杯,再看彼此一眼。


他們的愛,會在來世相約...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異想世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