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身黑皮膚 白手套 紅短褲 一雙大大耳朵 隨時在 向人打招呼 

 他是我朋友 陪我笑 陪我哭 尤其是當我 當我最無助 有他聽著我傾訴  

 夢中 城堡裡面跳舞 醒了 世界依然殘酷 』






單純,是人類天生就擁有的本能;孩子,是人類成長進化的必經過程。



偏偏,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世界變了值?



夢中的城堡塌碎,是怎麼樣錯誤的際遇讓小孩必須瞬間成長?



是怎麼樣的傷害,讓該是純真的小孩對別人不再輕易相信?



ㄧ個過程、一場領悟,



終究,還是必須武裝起來,用假裝的成長,來面對這殘酷的世界。





『 以為我愛著孤獨 以為自己不會迷路 以為自己跟自己 再不用 誰照顧

  以為我愛著孤獨 卻又 崩潰的無助 誰能讓我擁抱著 盡情的哭 』





有時候內在的傷痕太重了,就會拿出外在的面具當作保護。



自以為是的認定,這樣的一切能矇騙敵人,



其實,被蒙蔽的不過只是自己罷了。





我猜,那是一種酸葡萄心理吧?



就像一個任性的小孩不小心弄壞了自己心愛的玩具,



難過、悲傷,卻不肯承認自己對它的在乎。



其實,它比任何人都愧疚,比任何人都渴望那失去的一切能重新再來。



但是,他又清楚的知道,這一切是無法從頭的,所以只好說服自己不再需要。



偏偏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



又會靜靜的看著那曾經收藏著玩具的小箱子,默默的哽咽著。





『 摩天輪停住 咖啡杯 不跳舞 孩子練習著 讓悲傷麻木 快樂也開始麻木 』





當童年被迫消逝,小孩不再是小孩,失去了任意妄為的權利…



這世界不就是如此?



沒有完善成長的小孩產生了偏差心態,錯誤的以為,在這世界上經歷的一切,



只要停止所有的感官知覺就可以保持冷靜,



停止所有對外接觸,就能假裝不在乎。



傻傻的認為,自己建築的城堡,永遠最穩固。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異想世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