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來潮的某天,我買了一只玻璃缸。

興沖沖的我,將它添滿了水,然後加上幾筆青綠的水草...

半滿的水是哪麼的輕透,加上那水草,搖擺的多麼溫柔。

嗯,很美。 但怎麼的,好像有一點孤寂? 有一點..空洞?

是不是少了些什麼,所以那水,才能平靜的那麼悠然。

啊!是魚。 騎了車到附近的水族館尋覓...

突然看見,那隻穿著婚紗的天使魚搖擺的多麼自在啊!

我想起了那青綠的水草,就是它吧?

艷紅的尾巴漂搖,這肯定可以替玻璃缸注入些許生氣。

掏出錢向老闆買了它並且帶回家,放進了玻璃缸內。

嗯,果然就像我的預期,很美,很適合。

艷紅的婚紗尾在水草間穿梭,小小的身子在玻璃缸的胸懷裡悠游。



好像不那麼寂寞了。



擁抱著多麼美麗的夢在懷中,被填滿的,豈止是一隻生物帶來的動容?

但是,鬥魚畢竟是鬥魚。 改不掉的,是它好鬥的本性。

幾天安然無事的相處之後,它衝撞著玻璃缸,時而輕輕,時而兇猛。

會破掉嗎? 這麼粗魯的對待之後。

它是多麼的寂靜? 在它這麼玩弄它的寬容之後。

不住生氣了,怎麼可以這麼粗魯?

是它提供悠游的空間,是它提供寬容;

憑什麼理直氣壯?憑什麼以為,填滿了它的空洞就可以霸道的傷害?

憑什麼以為,繽紛了美好就可以恣意的破壞?

突然,忍不住的笑了自己,何必跟一隻魚生氣?何必為玻璃缸抱不平?


多麼清脆的聲響。

回神的瞬間,是玻璃缸碎成了碎片。



灑了一地的水淹沒了我的思維,所有的情緒在此刻只有錯愕可以了解。

多麼寬容的玻璃缸,你怎麼碎裂了呢?

是不是它的粗魯讓你心碎?

多麼美麗的魚啊,你怎麼這麼衝動呢?

是不是這空間禁錮了你想要自由的信念?

究竟是什麼原因? 這一切我原本以為的美麗破碎,在瞬間。

 

是誰不懂誰的眼淚?

玻璃缸因為魚的優雅而不再缺憾,

魚卻因為這份自以為的寬容而落淚。

玻璃缸懂。 

因為,它在它的心底。

所以,碎裂。

 

拿起了抹布,輕輕的將失控的水漬擦拭。 

然後,我看見的是不再美麗的魚,掙扎著跳躍。

活該吧,誰叫你辜負了玻璃缸的體貼?

找不到任何容器的我... 也許事實是,沒去找任何容器的我。

靜靜的看著那生命力慢慢的枯竭...



添滿水的玻璃缸很清澈,擁有幾縷水草搖擺的玻璃缸很優雅。

它不過是如此的平靜。 何必替它詮釋心情?

如果就這麼的滿足在最簡單,或許,它就能繼續完好如初的美麗。

悠游水族館的天使魚很自由,有多少人為著它的美麗而停駐著。

它不過是如此的被欣賞。 何必自私的將它據為己有?




什麼都不懂的人,是我。 錯誤的解釋著玻璃缸的沉默。

 - 它是如此滿足的,包容一切它的擁有。

自以為有美感的,是我。 錯誤的占有了天使魚的從容。

 - 它是如此燦爛的,在它原本的世界中。


所以清楚的,明白了。

這樣的碎裂原來是一種,溫柔。

所以的所以,我緩慢的善後。

 

然後,我聽見碎片

,輕聲的說。

 

它的眼淚在我心裡氾濫,所以我懂。

它的玩弄破碎了我的輕透,所以我走。

它,輕輕的搖擺。 卻揮霍了,我的寬容。

所以沉默,所以灑脫。

所以,不要再被打擾了生活。

就讓碎裂的一切,將美好告終。

這是我最後的溫柔......

 


             還你,自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泡泡 的頭像
林泡泡

泡泡的異想世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