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這麼一個老師這樣對我說『回家,其實才是旅行真正的意義。』

事隔多年,如今,我終於了解了他對我說這句話的意義。

看著別人演出的戲劇,

曾經,你我也都是自己劇本中,那被打著聚光燈的對象。

當局者總迷,直到完全抽身之後才會明白自己當時的可笑。




記得否? 

一開始的女主角何其灑脫? 對男人,她又是如何的不屑一顧?


故事至今,你發現了嗎?

女主角的溫文婉約全是愛上男主角後才有的真心誠意…



謊言在上演,她卻依舊想對他相信。

她明白,凡事講求證據,

不管事實是否真的會將自己再次傷透,都要問個清楚。

對的,要判罪,也要死的明明白白。



"我想跟兔子講話。" "不好吧…"

"不然你幫我打給她吧,看她願不願意跟我談。" "恩…好吧。"



大概在第50次的換氣運動過後,來了一通不知名的電話。



"喂?" "喂~我是兔子"

那是一個極溫柔的聲音,軟軟的,會讓人想撲上去的那種。



這樣的聲音,鐵般的事實,觸目驚心的傷口,她卻異常的平靜。



"我以為,妳會對我破口大罵" "呵 可是我沒有阿"

"對阿 妳好平靜" "恩 不管怎樣還是謝謝你了。"


掛了電話,她已經癱軟了,




要用多大的力氣去平撫一棵被刨開的心?





  『我該相信你很愛我 不願意敷衍我 還是明白你已不想挽回什麼』





腦海中所有的一切在轉,最愛的人,最誠實的人,最難接受的情敵。

然後,理智的聲音是那麼的大聲,過往的縱容在此刻又那麼的明顯…




最初的自己出現,對,保護自己。



她要把一切攤在他的面前,要他清楚的明白,

不要以為,全世界的人都那麼好騙!




狠狠的,她抽離了當下的他所珍惜擁有的東西,然後,打亂了他的世界。

她破壞了他所身處的環境,在那樣的地方,他必須待上一定的時日,

就像,在監獄那般。


下一步,抽離了他身邊的朋友,

當事件爆發後,他曾表現的不堪是如此的明顯。





一個受傷的女孩可以多麼狠心?





在他以死亡作為威脅之時,她卻軟了心…

然後,吞掉了他將失去最多的那個秘密。




        『 自尊常常將人拖著 把愛都走曲折 

      假裝了解是怕真相太赤裸裸 狼狽比失去難受 』






為什麼要這樣演? 



我在電腦前反覆的播送著女主角歇斯底里的情境。

不明所以的我打了通電話給女主角,聽著她的話語,突然間,一切都明白了。




她是這麼說的:『當抽絲剝繭的結果不過是場預謀,我自己跟導演商確後,加

了這場戲,我想觀眾明白,女主角一開始的形象,驕傲、瀟灑。但到了中期,

卻又溫柔婉約…很明顯的,她失去了自己。 我想將她清醒的一幕表現,所以

用了深刻的報復手法,希望找回女主角一開始的性格。』




可是,女主角終究還是軟了心了阿…我納悶著問她。




『一切都是自以為惹的禍,她自以為他不會影響她,自以為她真可以留住他…

就算早知道他開始說謊,就算早知道他開始隱瞞…她輸給了自己的自以為和早

知道,一開始的驕傲和灑脫在真心的愛上後,全成了她為自己設下的圈套。』




聽完這些,我不由的默然了。




『meu da 謝謝妳。』她說




謝什麼? 我一頭霧水。




『其實加了這一幕,不只其他人,連男主角都沒辦法諒解,他不能明白為什麼

我把本來溫柔的女主角演成這樣,若他真的是故事的人物,肯定不能原諒。』



恩,其實我看到這一幕也沒辦法原諒妳。 我笑



『至少妳還打來問我為什麼要這麼演阿!』她說



妳說的,凡事講求證據,要問個清楚,要判罪,也要死的明明白白!

我笑著丟了這段台詞還給她。


『情理法,法理情;如果那處理的手法真的像一般人認定的情理法,那麼,我

就不會在抽絲剝繭之後,才狠狠的痛了心。』 她說




掛了電話後,再將這情節播送一次…



如果,男主角真的沒有錯誤,那麼,她那能干預他的完美世界?

如果,男主角真的沒有缺陷,那麼,她那能輕易的奪走他的朋友?

如果的如果…

嘆口氣,加加減減後做出這樣的決定卻獲得男主角的不諒解,

會不會明白的?

其實這所謂殘酷的手法不過是呈現了那  
 
                   - 最無能為力的痛……

看著他在她面前崩潰,曾經最愛的人是如此忍心的傷害她…

怎麼著? 事到如今,當她奪走了些什麼,卻又成了不公平?




"冷靜點吧,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錯了。"

"當初,我打開那潘朵拉盒子時,再痛苦還是留到最後,所以看見了希望。"

"你願意繼續看下去嗎?如果這是屬於我的潘朵拉。"

"好阿,我看阿,看還有什麼,通通一次來吧。"

"這份留給你的希望……" 深吸氣,終於,她還是狠不下心。

"我會將一切回歸平靜。"





 『 誰愛的太自由 誰過頭太遠了 誰要走我的心 誰忘了那就是承諾

   誰自顧自地走 誰忘了看著我 誰讓愛變沉重 誰忘了要給你溫柔

          我還有想要愛你的衝動 』





幾天後,他回撥了電話,那樣的聲音,是如此的開懷。

心酸的笑了,還是給了溫柔。

真的將一切回歸平靜了,轟轟烈烈的結果,他,卻什麼都沒失去。




『我放手 我讓座 假灑脫 誰懂我多麼不捨得 太愛了 所以我 沒有說』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異想世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