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莉搬進城了,把山間的田地和房子賣給了建商,好像是要蓋別墅的吧?

莫莉把那頭老黃牛也賣了,什麼都賣了;只有那片曾經的笑聲,再有錢的人也買不走...

『莫莉,走吧。』大牛說

坐上了唯一留下的發財車,莫莉跟大牛下了山。


大城市裡,莫莉靜靜的看著閃爍的霓虹,假裝成天上的星星...

原來,城裡的人都這樣,連天上的星星都能摘下來佔為己有。


車子停在一棟豪華的透天住宅前,大牛幫莫莉開了車門。

『到了。』大牛說

莫莉下了車,光著腳;那雙生日高跟鞋在事情發生後沾上了泥濘也斷了跟,

沒鞋了,在那曾經的生活裡,本來就無須穿鞋。


ROSE開了門,擁抱了大牛。

原來,這是她的家。

原來,童話故事的皇宮是真的存在,

故事從來都沒有騙人,只是,我們根本不是公主。


『唉唷!真是髒透了,哪來的野蠻人,把地板搞得髒兮兮?』

歇斯底里喊著的,是ROSE的媽媽。

莫莉難堪的縮了縮腳,連日來的折騰,她哪有時間好好整理自己?

『媽~那是大牛的乾妹妹,他爸死了阿,很可憐的。』ROSE說

『我說大牛阿,看你一表人才又上進,怎麼有這麼個粗俗的乾妹啊?』ROSE媽媽說

『沒啦,她是鄉下來的,有些規矩不懂,還麻煩媽媽多包涵哦!』大牛說。

你一言我一語,莫莉像個稀奇的寶貝被討論著。

眼中有點淚再轉,但她不哭,再也不哭。

是她的逃避,才讓她失去了這輩子最重要的人。

再也不逃,再也不跑;也許,是逃不掉,跑不了。

 

莫莉只有中學畢業,工作難找,只好在ROSE家當當女工,打打雜。

大牛呢?

他是心疼莫莉的,但他對ROSE的是愛啊!是期望啊!

只有呵護好這朵玫瑰,未來才能擁有更多的可能。


慢慢的,莫莉窮了。

賣掉房子的錢和她打零工的錢已經不夠負擔爸爸的醫藥費。

這天晚上,她找了大牛聊天。

告訴了他,她的窘境,她得出去另外再找一份工作。

大牛是擔心的,真的擔心的;但他明白她們的刁鑽,也明白現況。

在莫莉與權力間掙扎,你說,誰能贏?

 

『那就去吧。』大牛說。

『妳離開才有未來,但我必須留下才有未來。』大牛說。


看著這熟悉又陌生的臉孔,長大了,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

那時候的英雄,忙著追逐他的抱負,再也不是那年的騎士,英勇而體貼。


莫莉搬走了,從童話故事的城堡搬走。

她深深的明白,英雄和騎士都是真的存在,

只是自己,並不會是最重要的那個公主。

 

 

-繁華從簡樸而來,卻讓簡樸在繁華中變成了落伍的寄居者-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異想世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