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好多天,終於做好了準備面對這最後的情節, 

畢竟,故事的最後總是該寫到那鮮血淋漓的片斷…



或許你會問:這不過是場戲劇,何須那麼認真? 

我想說,一個故事該怎麼感動人? 


無非是當作者融入了,演員融入了,所有的劇組人員都融入了…

其故事的感染力,才可以渲染了劇外那些有著相同默契的靈魂。


所以,投入了、瘋狂了。 


在這樣一場的幻想夢境,美麗的蒙太奇中 

,沉溺。
『如果愛被出賣 到最後 非賣品有什麼剩下?』



是的,裂痕終究還是發生了,在那樣的事件突然的發生之後,點燃了火花... 



"我今天一個人到台中公園" "為什麼?" "有點悶 想出去走走" 

"然後呢?" "有人把我當援交妹" 

"......妳穿怎樣?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情?"

"就...短裙 和少少的衣服..." "外套呢?" "沒帶..." 

"為什麼會沒帶?" "有點熱...就沒帶了" 

"妳難道不知道台中治安不好?連一點保護自己的意識都沒有嗎?"



他是擔心她的吧? 他要她好好照顧自己的吧?

甜甜的笑了,因為他的在意,她會好好照顧自己,

如此這般,她在心中默默承諾著......




卻怎麼也沒想到…




"本來,我以為我可以把那個祕密說出來了,看樣子,還要在等一段時間了"

"什麼祕密?"

"沒事,還不能說"

"為什麼會有祕密? 不是說好不隱瞞嗎?" 

".....如果,這是一個祕密是潘朵拉的盒子,妳願意打開嗎?"

"...如果,打開的結果,我會被好多的惡夢吃掉,你會保護我嗎?" 

"我會"

"如果,看到最後的結果會痛撤心扉,你會陪著我嗎?"

"恩...我會"

"好,那我願意打開它" 




"給我十分鐘,我整理一下...看該怎麼跟妳說"





十分鐘有多久? 大概又是一個怎樣的時間?

"如果我是故事主角,如果有再一次的選擇機會,那麼,我不會選擇等待。"


是了,下戲後,我聽見女主角這般的對我說。 



再接起了電話,他開了口...

"還記得妳說過我像天使嗎? 當初認識妳的時候,真的很令我震驚,我沒想

過,怎麼會有一個女孩的想法可以如此的特別,妳是我所沒接觸過的,所以,

我想知道,妳到底是怎樣的人...我想拯救妳,我知道,在妳的世界裡,以朋

友的角色是沒辦法改變妳的,所以,我才想以男朋友的角色用愛情的力量帶

妳出來......我本來打算等一年後再揭穿這個祕密,是妳選擇現在揭穿的,

現在,這個祕密被揭穿了,那麼,天使就會回到他自己的世界了......" 


"意思是,我們分手嗎?" 


"我還在妳身邊,只是換另一種角色守護妳,而不會再是男朋友這樣的角色"




分手的理由可以多漂亮? 天使拯救人類,算不算輝煌?

變心的理由可以多麼的理所當然? 想換另一種愛的方式來守護算不算?





"不要把你自己想的太美好了,天使只是個形容詞,你再好,都不會是天

使。而我再壞,都不會變成惡魔,我們都是人類,請做人類該做的事..." 




換做是你,難不難過?



『說不恨是騙人 再倔強 再不放 到最後被看穿 一個人逞強』



是了,再堅強的心,此刻,只懂脆弱。 

一直提醒著自己,不要在此刻停下手。然而,我還是忍不住的切下了停止鍵。

為什麼可以這麼的理所當然呢?

是不是有些人,永遠只活在自己創造的故事裡?

想起了女主角一開始的聰明,想起了男主角在前幾幕的溫柔...

原來,以為是真心的美麗,只是預謀的一場驚天動地。

怎麼會有這樣的導演和編劇,可以把人性鄙猊的如此低下?

怎麼會有這樣的剪輯,在編輯故事的架構時又為那劇情傷了心?


該怎麼繼續? 


如果無法將自我的情緒抽離,那剪出來的片子就不再具有客觀的意義。

深呼吸,將桌上一遍又一遍被掃亂的資料整齊疊起。

再次提醒,是的,我只是剪輯,我的工作內容只要負責呈現戲劇,

至於那些痛撤心扉的內容,噓,沒有我干涉的餘地。 

在那天的晚上,她和他都哭了。然後,她記得他是這麼的對她說著…

"我知道我還是愛妳的,如果不愛,現在我的心,就不會那麼的痛..."

"妳家的路,我已經忘不掉了..."

"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再哭了,但是為了妳,我又哭了..."



      『 你說的話總那麼好聽 你愛不愛我不敢確定 
 
        也許你只把它當遊戲 我卻愛的太用力 』


"為什麼你能這樣說,卻不能重來?"

"怎麼重來?" 

"潘朵拉的盒子最後遺留的是什麼,你知道嗎?"

"是什麼?" "是希望…"

"我很勇敢,在看到這些傷人的畫面之後沒有走開,所以,我是不是應該看到希望?"

"可不可以?關係不變,心態改變" 

"恩...讓我試試看吧…" 


其實,老天給了他們太多彩排轉身的機會,

好幾幕,如果女主角就這樣轉身離開了...

那麼,故事的一切就不會走到這麼無可收拾的一切,

不會轟轟烈烈,亦不會刻骨銘心... 


當愛情走到了這步田地,終究還是有人看不過去了...

是他,見證他們由開始到結束的人。

他陪過她,在他不在的時候;他給過她支持,在她為他傷心的時候。

他是唯一站在中間見證這一切人性脆弱的關鍵。

感嘆,遺憾,無奈,愧疚。

一篇假扮的天使,他將她拉回現實,要她看清一切的假象。





他是仁至義盡了。




在他專程為了安慰她,千里迢迢跑了那麼一趟,陪著她看清這一切...

怎麼可以如此悲哀?

消了背景音樂,輕輕的打開了對話音軌。

這天的日期是1003 他們在一起的第一百二十一天。

電話鈴聲響起,是他?

能多心痛?

當眼睜睜的看著謊言在真實面前賣力的演出......



誰會最痛?




"你是不是,還隱瞞了些什麼?" "沒有啊,怎麼了?" 

"那兔子是誰?" "只是個朋友…" "你跟她告白了?"

"我沒有!誰告訴妳的?妳怎麼會知道?"



左手握緊了手機,不敢讓淚水朦朧了字句鏗鏘的簡訊。

右手握緊了他的否認,她要細細的聽著,這曾經最令她心安的聲音。



"妳不相信我就算了!"   然後,他切了電話。



關於這一幕,是的,太痛了。

所以,我刪了音軌,只剩下人物無聲的飲泣,無聲的嘆息... 

在她和他的背影之間,有著的是他們對他共有的記憶。

他曾令他對他推心置腹,他曾令她對他如此的放心。

在他和她的心中,他曾是如此的美好…


 
       『 你的姿態 你的青睞 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你以為愛就是被愛 你揮霍了我的崇拜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異想世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