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世界還是依舊的殘酷,

其實,在這樣一切的偽裝之下,小孩終究只是小孩。

回想過去,他還是會痛,會難過。



只是當面具帶習慣了,忘記了人類最原始的本能。

所以他的心,依舊為著那份失去而孤獨。


其實,他多麼的希望自己能夠跟ㄧ般人一樣,

快樂的笑,單純的哭,然後,再好好的康復。





 —————————————————————————————————
|小孩子對著那曾經收藏著玩具的小箱子,默默哽咽著…這時候,微亮的燈光|
|被點開,她拿著修好的玩具走到他面前,微微的笑,一首安眠曲,撫平倔降|
|的心靈,溫暖了,那不平穩的孤獨。                 |
 —————————————————————————————————


『 讓我唯一的朋友 不是老鼠 』







為什麼這首歌像你?

老實說,有時候我覺得你就像這故事裡的小孩一樣。

有些話,不能當著你的面說,因為,你怎麼樣也不會認同的。

只希望,你看到這篇之後,會有些想法,有些體悟。



其實,讓你走出來的繩子就放在你面前了,你拉不拉它全靠你自己的決定。


不拉它,

那麼,你願意享受著痛苦,就別抱怨世界不公平的很冷酷。


拉住它,

可能上升的過程很緩慢,也許堅持的過程將會令你痛苦。

面對這誘使你放手的種種不安定元素,尊重你的決定。




請你相信,所有的事情,要到真正的最侯才會出現定論。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異想世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