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上帝讓你有選擇權,

你可以隨意的變成任何你想要的人、動物、東西...

你想變成什麼?


"我想變成魚。"他說

微笑靜聽,是自由嗎? 還是為了那常人無法看見的美景?

"那妳呢?"他問


我嗎?



"我想變成水"




是的,我想變成水。 

我想像水一樣清澈、透明,更想像水一般的平靜。

無論那水底有多大的漩渦,多殘忍的生物。

從水平面上看去,永遠都是如此安靜的像鏡面般寧靜。


"那是什麼水啊?"他問


都好。 只要是水,無論是海水、湖水,

亦或是...你杯裡的水。




我想變成海水。

當我是海水,我就可以靜心的包容一切。

當我是海水,我就可以溫柔的收容那漸漸沉落的橘紅。

當我是海水,我就可以恣意的仰望那片星空。

當我是海水的時候,我就能夠擁有很多很多。

但同時,也是別人最不能靠近的時候。

它看起來是如此的廣大寬容,實際上卻是如此的暗潮洶擁...

若你願意只在沙灘上觀賞,那麼,它或許願意為你帶來那最美的貝殼。

若你執意探索,那麼你可能就將被那殘酷的浪花吞沒...



我也想變成湖水。

當我是湖水,我就可以享受那優雅的翠綠和那輕脆的鳥鳴。

當我是湖水,我就可以平靜的隱身在山林的幽靜之中。

當我是湖水,我就可以溫柔的與那風兒輕舞一場漣漪。

當我是湖水的時候,也許一切都不屬於我,環境卻會依舊的擁抱著我。

而這時候,就是最幸福的時候。

也許會有幾名探險家的意外發現,來這尋找一些美的意義。

也許會有幾名學生來這裡佇營休憩,那麼我會用微笑歡迎。

是如此的優雅與平靜,是如此的安寧與靜心。

縱然沒有真實擁有,卻是如此的被圈圍在美好之中。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想變成你杯裡的水。

也許我想,因為這樣就能與你溶成一體;也許我想,因為你隨時都需要把我記起。

也許不想,因為遲早會被蒸發消散死去;也許不想,因為食之無味棄之卻又不行。

當我是你杯裡的水,我就可以供給你所需要的東西。

當我是你杯裡的水,你會不會要夠了就將我捨棄?




也許,我是意外流進湖泊的海水。

歷經淨化後,被身為探險家的你輕輕帶回。

然後將冰冷的我倒進飲水機裡用力煮沸...

直到我忘記了自己最原始的定位,還自以為的相信那美麗的杯子就是全世界。

然後被你遺忘了,冷卻了...或許,又染上了一層灰。

直到順著下水道消失時,才會懷念起那最原始的美......




"感覺很難過。"他說




怎麼會?

它只是一個故事的循環,只是一場因果的輪迴。

而我,終究不是水。

雖然我不能擁有所有美好,也不能被一切擁有。

但至少,我會是那為你斟水、為你熬湯的女孩。

我會是那陪在你身邊,一起看海、一起旅行的女孩。

這樣就好了。 這樣就夠了。




親愛的,你說的話很甜、很美。

縱然,我不知道它成真的機率有多少。

但真的,已經美好。

生日快樂的願望,流星雨的浪漫;聖誕節的預約,還有那未來的完美。

我帶你去的旅行,為你寫的故事;穩重氣質的襯衫,吉他奏起的旋律。

這就是我們的幸福了,不是嗎?

就這樣一直下去歐...

 

福禍相連。

當福份超過所能承受的量時,便會成禍。

 

所以,一點點、一點點的不敢要求太多。

幸福,是當你知足後才成立的東西。


如果路真的太難走,就閉上眼睛吧...

用心走路,就不會迷失,因為你會聽到很多聽不到的聲音。



很多事情,當你不知道的時候,其實已經知道了。

                         /山豬、飛鼠、撒可努

 






※寂寞? 也許只不過是想要一個擁抱、一點溫暖而已※

 

 

 

創作者介紹

泡泡的異想世界

林泡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